If I have wounded any soul today,
If I have caused one foot to go astray,
If I have walked in my own willful way,
Dear Lord, forgive!

If I have uttered idle words or vain,
If I have turned aside from want or pain,
Lest I myself shall suffer through the strain,
Dear Lord, forgive!

If I have been perverse or hard, or cold,
If I have longed for shelter in Thy fold,
When Thou hast given me some fort to hold,
Dear Lord, forgive!

Forgive the sins I have confessed to Thee;
Forgive the secret sins I do not see;
O guide me, love me and my keeper be,
Dear Lord, Amen.

"An Evening Prayer"
C. Maude Battersby
Arranged by Charles H. Gabriel

如今日體貼自己愛惡
懶問他人有多少背負
曾經見憂患但不念顧
盼候神恩 寬恕

如今日嘴裡胡說亂道
我若使人惘失走錯路
或者使心靈損虧磨耗
盼候神恩 寬恕

如今日只愛沉湎逸樂
處事驕橫或剛愎冷漠
而不肯擔待未堪付託
盼候神恩 寬恕

如今日所作漸感悔疚
我願主憐憫管教赦宥
內心那隱而未顯罪咎
盼候神恩 寬恕

阿們 阿們

〈晚 禱〉

  譯寫的時候,間中也會想起曾子的話:「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零一二、一三年,在想與不想之間,在寫與不寫之間。

(一)

  雖然都是語言,但恐怕沒有多少人認為 programming languages 也是人類語言之一。

  API/II 這個 Repeat..until 已 run 了好些年,究竟是有 bug,還是定下來的 conditions 永遠成立不了呢?看似是個 infinite loop。
  於是,由於不能堂堂正正離開,唯有耍耍手段,break 出來。
  不按理出牌是要付代價的。這個 break 就 break 了一年半。
  直至一二年復活節。

  一二年復活節前,只因為招聘廣告印上了 (Ref: Translator),想也沒多想便電郵履歷表申請。
  筆試、面試後當晚,人事部著我和 Miss Tutu 通電話。Miss Tutu 要我趁假期好好想想,是否真的會願意接受工作。
  停一停,想一想。

  假期後,與 Miss Tutu 和 AC 見面,她們依然要我好好想想。翻譯的工作也許不足三分之一啊。
  停一停,想一想。
  那一刻我真心說了一句「我想我會在這裡至少五年」——雖然大家不一定相信,將來的事更不在任何人掌握之內。
  我大概是賭了一把吧。也許,她們同樣賭了一把。

  停下了一年半,重新出發。
  勞動節後一天,上班。

(二)

  〈傳承〉寫了七十日。
  那七十日,工作忽然很忙。媽媽忽然跌倒入院。教會生活忽然大受衝擊。
  當時是怎樣走過來的,都忘了。

  〈傳承〉是從何而來的呢?先是 Ricky 的曲,後是教會的年度主題「薪傳基業.銅慶金禧」。
  工作忙,在所難免,但同事同心同德。感謝神。
  媽媽入院,還幸沒大礙,只是稍有擦損,要縫針。感謝神。
  教會……衝擊?倒叫我有點遲疑。還要同慶金禧?

  走過五十年的是銅浸,可歷經半世紀的似乎沒有多少人,我自己就不過來了十三年多。不曾去過東方臺,不曾見過福音書室,凱旋大廈也只走過一兩趟。總算趕上了水星中心和8號仔。
  在銅浸的日子有長有短。要怎樣的歌詞,才能令你你我我都有感受呢?

  兩節副歌,寫了四件我以為應該傳承的事:感謝神恩。追求成聖。廣傳福音。彼此相愛。
  但還沒有直接觸及肢體互勵互勉。
  最後才寫正歌。數一數,有六個同:同浸同信同在、同進同退同步。大概已包括所有人了吧?
  可是,衝擊依然衝擊著我。我真的在寫我心情嗎?

  忽然覺得,輾轉下神給我機會為金禧填詞,更要我填詞的時候有這些境遇,正是要我思想神家裡的事。這一切實在超出我所能想像、所能承受的。然而,「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下一步怎麼走,下一個五十年怎麼走,我或許都不知道,但神知道。

  工作忙完又忙。媽媽早已回復如勤勞小蜜蜂般嗡嗡嗡。金禧過後,教會生活依舊。

(三.一)

  工作有變。
  一三年復活節前,OLD 來電,說部門有空缺,問我是否願意補上。
  那一刻,嘴上雖未答允,心裡卻已不捨。

  這是一年前面試時的,約定。AC 和 Miss Tutu 知道,我一直在等這份工作。心照,所以沒有挽留。
  是有心還是無意,在生日當天離開。

  在這裡,我上了十三個月的班。
  這十三個月的工作,相信會是一生中最奇妙的。
  甚至到了現在,依然覺得恍如一夢。
  謝謝你們,特別是妳們。

  希望,我們賭的這一把,是雙贏。

(三.二)

  教會生活依舊。

  某天崇拜家事分享時,鄧姑娘問:「大家有留意到近來崇拜人數下降嗎?」
  當然有。
  只是,他們想的都和我一樣嗎?

  近一年,弟兄姊妹忽然又舊事重提,問我甚麼時候才願意轉會籍。
  讚美會那夜,每天只睡一小時的弟兄跟我說:你甚至也為教會填了〈傳承〉,為甚麼還不轉會呢?
  弟兄的說話令我感動至今。
  但轉會一事,我卻竟然越來越躊躇。

  衝擊令我不再一樣。
  我的教會生活不再一樣。

(四)

  這篇雜記叫〈傳承前後〉。
  一二年復活節至今,共十八個月,創作〈傳承〉的那七十日是十二月和一月,剛好在中間。

  二零一二、一三年,在想與不想之間,在捨與不捨之間。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4 Mon 2013 01:30
  • 傳承

在這裡同浸同信 同在主內得基業 還記否當年情 基督救恩
在這裡同進同退 同步跨越半世紀 來吧拍掌慶賀 在這金禧

傳頌祢深恩 沒歇止的愛 晴天陰天風雨變幻 有祢在
唯願眾一心 傾慕主心意 復興之火賜下 燃壯志

求讓我擔當 為我主宣告 同將福音響遍這地 祢國度
連繫每顆心 相匯於主裡 無所畏懼 窄路迎上去

〈傳 承〉
Ricky Lee 曲.羊小吉詞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me let us sing, come let us sing,
Come with praise and adoration to the King,
Come let us sing, come let us sing,
Come with praise and adoration to the King.

For He is worthy of praise, for He is Lord,
Who was, and is, and is to come,
Every knee shall bow, and every tongue confess,
He is Jesus Christ,
He is Jesus Christ,
He is Jesus Christ the Lord.

"Come Let Us Sing"
Danny Reed

開口讚揚 屈膝拜服
全地當高呼稱基督你是王
開口讚揚 屈膝拜服
全地當高呼稱基督我上帝

只得你配受敬奉 配得尊貴
千世百代永遠為王
萬口同讚頌 萬國也當拜服
榮耀歸於你
權勢歸於你
頌讚歸於主基督

〈讚頌拜服〉

  當然是第一次參加公司的退修營。

  有幸參與敬拜隊的事奉。兩天退修營共有三場敬拜讚美,我們的是第三場,安排在離營前。
  我給大家的感覺一定甚為拘謹,因為在後來的隊友營後重聚中,同事問我對這種敬拜模式會否不適應,我坦白回答說:的確不適應。
  只是還有沒說出來的話:可是,這卻是有感動的一場敬拜啊。尤其在唱最後兩首詩歌〈走進每個角落〉、〈燃盡每一分〉的時候,看見一眾弟兄姊妹全情投入,流露恩主的愛,心下著實感動。敬拜當要應該從聖靈而得感動,但是能見到大家的反應而受觸動的敬拜,於我來說卻真的不多啊。

  不過,縈繞耳際的,倒不是我們的敬拜詩歌,而是這首 "Come, Let Us Sing"。
  最牽動我心的是副歌前段,唯獨耶穌。

  口中經常唱,筆下不時寫,但腳卻從來都不會做——膝頭的功課從來沒有做過。

歌詞譯寫完於九月卅日
文章寫於十一月十一日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夜翻開《詩海同遊》,重讀〈浪漫詩人〉。
  書買了多年,也讀過多次,依然覺得興味無窮。〈浪漫詩人〉一篇,說的是晚唐詩人杜牧。今夜重讀,為的是找一首七律。

江涵秋影雁初飛,與客攜壺上翠微。
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
但將酩酊酬佳節,不用登臨怨落暉。
古往今來只如此,牛山何必獨沾衣!

杜 牧.〈九日齊山登高〉

(一)

  先抄一點釋義。
  翠微:淡青的山色,代指山;齊山亦有翠微亭。
  牛山沾衣:據《晏子春秋.內篇.諫上》、《韓詩外傳》記載,齊景公登牛山(今山東省淄博市臨淄縣境),北臨國城,感嘆年華不能長久,人終有一死。一眾君臣涕淚沾襟。

  江水映照秋色,你我結伴登高。難得聯袂郊遊,可不要說些「日近黃昏」的喪氣話,今天且多喝一杯,盡情歡樂吧,這樣才對得起重陽佳節呢!更不要哭生哭死了——人生不就是這樣的嗎?

(二)

  印象中,杜牧是個公子哥兒,他筆下的七絕不少都流露風流不羈。這首律詩詠重陽登高,反映了杜牧的另一面。

  《詩海同遊》說,晚杜牧二百餘年的蘇東坡為此詩傾倒,曾稍作修改,填了一闋〈定風波〉:

  與客攜壺上翠微,江涵秋影雁初飛。塵世難逢開口笑,年少,菊花須插滿頭歸。  酩酊但酬佳節了,雲嶠,登臨不用怨斜暉。古往今來誰不老?多少,牛山何必更沾衣!

蘇 軾.〈定風波.重陽(括杜牧之詩)〉

  這種技巧稱為「括詩」,手法是點到即止,妙不可言。
  比對之下,蘇詞六十二字中,杜詩五十六字用上了五十字(各版本或有差異)。主題基本不變,只是把原詩隱藏的字詞寫白了:「年少」、「不老」。

(三)

  在網上居然(!)又找到另一首括詩。同樣是長短句,出自再晚一點的朱熹:

  江水浸雲影,鴻雁欲南飛。攜壺結客,何處空翠渺煙霏。塵世難逢一笑,況有紫萸黃菊,堪插滿頭歸。風景今朝是,身世昔人非。  酬佳節,需酩酊,莫相違。人生如寄,何事辛苦怨斜暉。無盡今來古往,多少春花秋月,那更有危機。與問牛山客,何必淚沾衣。

朱 熹.〈水調歌頭.隱括杜牧之齊山詩〉

  字數幾乎翻了一翻,但只含杜詩三十多字。不過與蘇詞一樣,朱詞抒寫的主題也沒甚麼二致。在我看來,杜詩輕盈,蘇詞瀟灑,朱詞沉鬱。

  杜牧當時貶到池州任刺史,於重陽時節親臨齊山,賦詩舒展愁懷。周注《杜牧詩選》云:「全詩故作曠達之語,用老莊『齊彭殤、一死生』的虛無主義哲學,去排遣和掩飾感到虛度年華的悲哀。」胡注《杜牧詩選》則云:「全詩爽快健拔而又含思悽惻。」除卻首聯,詩中各聯上下一正一反,一氣呵成,不管讀詩的人只見其曠達(如我),還是體會箇中悲哀,讀來都感到詩人多少心存期盼。
  蘇軾選用的〈定風波〉詞牌,本身就給人灑脫明快的感覺,這也許要歸因於幾個二字短句。
  反觀朱熹的〈水調歌頭〉,多出來的字詞彷彿都教人惆悵:欲、何處、堪、是、非、人生如寄、何事、多少,隱隱抹去了原詩一正一反的對比,令整闋詞平添幾分蒼涼。〈杜牧登高與朱熹改詩〉一文認為朱熹「藉古人靈柩哭自己的悽惶」。

  讀著朱熹一句「人生如寄」,居然想到蘇軾另一首詞: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髣髴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蘇 軾.〈臨江仙〉

(四)

  這陣子不過四月,怎麼會想起重讀杜牧這首詩呢?就算要應景,也該是〈清明〉,怎麼會是〈九日齊山登高〉呢?
  意不在登高,在乎括詩也。
  時至今日,〈九日齊山登高〉或許不及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般流傳廣遠,然而我們卻看到蘇軾、朱熹兩位大家不嫌學舌,竟然不約而同先後括杜牧此詩。
  這又有何關係呢?
  事緣這陣子,香港政府提交《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網絡上為此鬧得熱哄哄的,因為修訂後二次創作會定作違法的刑事罪行,因為修訂後轉載的人同樣違法,因為修訂後政府可以繞過版權持有人直接檢控牽涉二次創作的一干人等。
  雖然政府強調現在並不犯法的行為不會因修訂已變成犯法,但是網民依然擔心,恐怕修訂扼殺二次創作自由之餘,還會用來針對「惡搞」一類諷刺時弊的戲仿——坦白說,修訂通過後,政府難道還會記得說過的「澄清」嗎?除了「惡搞」,其實改編歌詞也是小市民熱愛的業餘活動。這樣的二次創作究竟對版權有多少損害呢?究竟可以有多少損害呢?

  聽說有贊成修訂的人說:「點解你有本事唔自己去創作呢?要喺人哋嘅創作基礎上面去搞一D嘢呢?
  對啊,連曠古絕倫的蘇軾朱熹都要拾人牙慧,我們這些蟻民倒不如全都關進牢獄裡去吃蚊子肉好了。

延伸閱讀:

  • 周錫䪖.《杜牧詩選》,「中國歷代詩人選集」,香港三聯,1985 年。
  • 胡可先.《杜牧詩選》,「古典詩詞名家」,中華書局,北京,2005 年。
  • 葛兆光、戴燕.〈《九日登高》見悲涼〉,《晚唐風韻——杜牧與李商隱》,「詩詞坊」,中華書局,香港,1990 年。文中指這首詩句句正話反說,「以悲情寫曠達,以曠達寫悲哀,在悲涼的句子裡羼入曠達的意思,又在曠達的句子中透出悲涼,呈現一種無可奈何的悲傷。」
  • 〈杜牧登高與朱熹改詩〉,中國華文教育網,2009-10-27。http://big5.hwjyw.com/zyzx/jxsc/zgwh/200910/t20091027_33026.shtml
  • 王德请.《苏轼「抄袭」杜牧诗》,《酿梦斋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5bc6430100d0fm.html

後記:

  即管立此存照(噢,這算侵權嗎?):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作出澄清
(2012-04-25 擷取自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4/24/P201204240513.htm)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雨點的答的答的在響
的的答答多惆悵
愁像細雨悄悄敲打這窗
雨點的答的答的在響
的的答答心頭多淒愴
猶像愛人悄悄腳步朝著他往

窗邊小雨笑著唱
窗邊一個醉漢喊著唱
瑟縮淒冷角落裡
祈望你會介意我著涼
街中小雨欠路向
街邊一個醉漢也失方向
穿梭風雨尋遍你
你卻開心逍遙他方

雨點的答的答的在響
的的答答多迷惘
迷亂細雨撲向心底各方
雨點的答的答的在響
的的答答低迴千千趟
猶像愛人細碎腳步朝著他往

袁志偉.〈我在窗前等你〉
林隆璇曲.潘偉源詞

  忽然,在臉譜看到一句歌詞:「雨點的答的答的在響」。是想了找了好多年的那首歌嗎?
  果然。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own the Via Dolorosa in Jerusalem that day
The soldiers tried to clear the narrow street
But the crowd pressed in to see the Man condemned to die on Calvary

He was bleeding from a beating, there were stripes upon His back
And He wore a crown of thorns upon His head
And He bore with every step the scorn of those who cried out for His death

Down the Via Dolorosa called the way of suffering
Like a lamb came the Messiah, Christ the King
But He chose to walk that road out of His love, for you and me
Down the Via Dolorosa, all the way to Calvary

The blood that would cleanse the souls of all men
Made its way through the heart of Jerusalem

"Via Dolorosa"
Niles Borop and Billy Sprague

沿著苦路我主走過 肩擔木頭受責打 流汗血承受鞭傷承受悲痛
人群呼天搶地要 要萬主之主當眾被高掛

是主孤獨蹣跚走過 身披紫布戴荊冠 任士兵隨便拈鬮隨便嘲諷
人群爭先恐後看 看萬主之主當眾被高掛

沿著苦路我主走上 既為你亦為我死
全為愛 全為愛 甘心被擘開
原是主的君尊 今晚被宰割 捨命羔羊
沿著苦路決心走上永不悔 主彌賽亞

那滴滴血灑 償纍纍罪債 為我罪孽壓傷 撇在各各他

〈苦 路〉

  填完詞,寫了封電郵略談譯寫過程。既然寫了,整理一下放上來,留個記號也好。

  為甚麼我想重新譯寫呢?去年在網上找到的五個譯本,似乎沒有一首準確。其中一首不錯,可惜因為以中英雙語獻詩,中譯只得一半。
  說是譯寫,自然在意中譯是否比原文有所增減。只是為著要遷就廣東話,限於才力,實在不能做到字字對應。不過,總有些我盡量想保留,有些我盡量不想逾越。

保留的:

  • But He chose to walk that road out of His love, for you and me.
    這是小魚提醒的。「為你為我」也許是副歌的「眼」吧,至少旋律上的高峰在這裡趨回平靜,訴說受死的目的。既然不能「同區安置」,只好推前至副歌第一句。
  • Like a lamb came the Messiah, Christ the King.
    耶穌的名字盡可能不作增刪。名字各有意思,詞人選取時除了顧及音樂,必定曾著緊字義。總算在副歌裡包含了「羔羊」、「彌賽亞」、「君尊」,獨欠「基督」。

不想逾越的:

  • 原詞沒有提及「十字架」,所以以「木頭」借代。
  • 「加略山」改以「各各他」(得其中一個譯本啟發)。

增加的:

  • 正歌第一節描寫 physical,是肉身的痛苦,例如鞭打、辱罵;第二節則描寫 mental,是心靈的痛苦,例如嘲弄、鄙視,故此加入了荊冠紫袍和士兵拈鬮。

缺欠的:

  • 沒有「耶路撒冷」。

  就文字而言,整首譯詞最滿意的是「甘心被擘開」。(最初版本是「甘心作犧牲」,犧牲似乎流於空洞)。至於「今晚被宰割」,也許白了點,只是要把「君尊」和「羔羊」連起來,當時想到的就是「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
  最不滿意的,卻是一共有四個「被」字:被高掛(x2)、被擘開、被宰割,恐怕太多。
  自己倒沒有刻意押韻(尤其原詞除了副歌,別處並無押韻),可是每節最後一句押了韻(掛、掛、亞、他)實在是無心插柳。

後記:竟然發現,「蹣跚」的「蹣」字音「門」或「盤」,而不是「滿」。

以下幾個是我譯寫時參考過的譯本:

Verse 1 (A1) Down the Via Dolorosa in Jerusalem that day
The soldiers tried to clear the narrow street
But the crowd pressed in to see the Man condemned to die on Calvary
一、苦路
  何慧雯
當天苦路救主走過 心中苦痛與悲傷
沿路忍受群眾嘲罵與譏諷
愁懷不展心疼痛 卻定意堅守使命成救贖
二、苦傷路 曾在當年有一孤漢 甘遭屈辱被致死
途上兵士替祂開路似嬉戲
人群擠擁這人要 看步往加~略那段好戲
三、苦路
  呂珮雯
沉重苦路、十架、荊冕,基督走向各各他,
受欺凌、毒打、嘲弄,與譏諷;
為何基督不回應,暗自背起這苦架願走上?
Verse 2 (A2) He was bleeding from a beating, there were stripes upon His back
And He wore a crown of thorns upon His head
And He bore with every step the scorn of those who cried out for His death
一、苦路
  何慧雯
兵丁開路群眾呼喊 奔走爭看落泊者
原是君王臨世 應受到簇擁
備受鞭傷舉步重 背十架堅決犧牲救蒼生
二、苦傷路 人被打流血把身蓋 荊棘冠直入腦袋
無盡鞭痕創傷 肌肉也翻開
人群瘋癲的吶喊 叫喚快些釘死無罪的您
三、苦路
  呂珮雯
沿著苦路,望主身影, 軟弱、淌血,再跌倒;
承受世人罪債,擔負這鞭傷。
如羊羔遭屈、被殺, 你我贖價主已一次盡傾獻。
四、無題 汗滴血流滿身傷痛鞭傷中背帶痛苦,
救主遭凌辱荊棘頭戴冠冕;
難行艱辛的步履,忍受痛苦擔當蔑視詛咒。
Chorus (B) Down the Via Dolorosa called the way of suffering
Like a lamb came the Messiah, Christ the King,
But He chose to walk that road out of His love, for you and me.
Down the Via Dolorosa, all the way to Calvary.
一、苦路
  何慧雯
想起昔日群眾仰慕 夾道讚頌與歡呼
今天竟被嫌棄鞭打戴荊冠
無罪哪堪侮辱 當眾受指控 宣罪死囚
痛楚失望難過 父神求赦罪 寬恕施恩

強忍羞辱 忘卻怨恨 替罪勇赴各各他
步向祭壇流血釘死獻己身
成就救恩 謙卑一切願拋棄天上光華
惟望世人回轉得聽信福音 因信得生

當天苦路救主走過 喪命替罪救蒼生
苦杯縱然能撤 甘心作犧牲 (救蒼生)
憑著愛基督捨生 獻奉此祭 抵罪羔羊
回望苦路懷緬主愛說感恩 主賜新生 感激深恩
二、苦傷路 在那苦路我主基督背十架但未退縮
無罪羔羊要犧牲 卻未會哭
成就救恩彰顯真愛 願走上加略山路
全沒保留豁出生命愛滔滔  我沒法報
三、苦路
  呂珮雯
凝望苦路,默想基督已用愛踏上、獻己;
全為我們受傷,傾出十架恩。
來讓我一生思想,記念豐厚不盡恩情;
唯獨主來代替,方叫我釋放,更獲新生。

求踏苦路,為主奔走,信服、仰賴救主恩;
無懼困難,未畏艱辛與壓迫。
憑著信心與盼望,渴慕得永生在終途。
榮耀羔羊復生,使我也得勝。 讚頌致敬!
四、無題 踏上 Via Dolorosa,這路徑念記痛苦,
如像羔羊彌賽亞基督我主,
全是愛,祂甘心選上步出這艱鉅彎路,
踏上 Via Dolorosa 捨身軀救贖重價,(神被釘掛。)
Bridge (C) The blood that would cleanse the souls of all men
Made its way through the heart of Jerusalem.
一、苦路
  何慧雯
救贖大恩 為我流汗血,
為犯罪眾生 祢十架捨生!(望施拯救!)
二、苦傷路 在加略山祂寶血洗清世人的靈魂
流血汗付這生性命也犧牲
三、苦路
  呂珮雯
我願頌救恩,詠讚神大愛。
誰配服侍我主?卻願獻這心!
四、無題 滿路是血灑,為罪付贖價,
十架路上救主向著各各他!(耶路撒冷)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萬串星光天際閃 萬串應許永沒變
萬主之主滿榮耀 定意傾福帳幕裡
感恩 因祂乃生命泉源
Emmanuel 在你在我中間

神國要彰顯 放聲宣告
神國快彰顯 放聲宣告
神國已彰顯
謙卑心意 傾我一生敬拜 將我一生獻祭
跟主闊步新天

〈天幕人間〉
Edith Chan 曲.羊小吉詞
「天幕運動」主題曲

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

〈啟示錄〉廿一:3

  說起天幕,油然想起夜空中繁星滿天。「﹝耶和華﹞於是領他﹝亞伯蘭﹞走到外邊說:『你向天觀看,數算眾星,能數得過來麼?』又對他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創十五 5)我看見一幅圖畫,描繪神藉著萬串繁星給亞伯蘭賜下萬串應許。而讀著牧師的主題介紹,則深受其中一段感動:「神要設立的帳幕是遠超過以色列人的想像,覆蓋萬國中的人。神這預言在耶穌基督身上開始應驗,約一 14 寫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這就是 Emmanuel,神與我們同在,在你在我中間。

  若以文章作法分析,這勉強算是起和承,接下來的就是轉和合,是時候點出主題。與此同時,還要處理一句重複了三次的樂句。可是填到這裡,就停了好幾天。腦筋轉不過來。

  幾天後。

  「天幕運動」的主題是帳幕。「神的帳幕在人間」裡「帳幕」一詞,既與約翰福音所說「住在我們中間」的「住」字字根相同,且可以上溯至舊約的「會幕」——會幕在舊約中正是神臨在以色列民的表徵。我想,這不就是神的國度嗎?神的國正在一個已經但未完成的狀態(already but not yet),於是我們要宣告:神國要彰顯,神國快彰顯,神國已彰顯。

   當我還在考量歌詞要著重神哪種屬性的時候,神使我知道,原來「帳幕」一詞的希臘原文(Skene),正好對應希伯來文「上帝的榮耀」(Shechinah)一字。由於這兩個字讀音相同,多本釋經書都說,每逢讀到其中一個字,人便自然會聯想到第二個字。對,這正是我們一生要敬拜神的原因:神滿有榮耀,祂的榮光充滿全地。

   願我們藉著「天幕運動」一連串的操練,更新靈性,深化與神的關係,一同欣然期盼天幕在人間。

天幕人間
星幕,天幕,神的榮耀 萬串星光天際閃
萬串應許永沒變
萬主之主滿榮耀
定意傾福帳幕裡
神的同在,神與人契合,道成肉身 感恩
因祂乃生命泉源
Emmanuel
在你在我中間
神的會幕,神的國度,已經但未完成,放長繩子 神國要彰顯 放聲宣告
神國快彰顯 放聲宣告
神國已彰顯
堅固橛子,操練,期待新天新地 謙卑心意
傾我一生敬拜
將我一生獻祭
跟主闊步新天

《銅浸會訊》2012 年 3 月號(第一零五期)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一)

  今年是二零一一年。
  一百年前,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革命黨於武昌成功起義,推翻滿清帝制,也就是中華家天下帝制。史稱辛亥革命。
  同樣在一九一一年,香港大學創校。
  每一年都是某日子某事件的某週年紀念。例如,今年也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九十年。

  翻天覆地的一段近代史到了第一百個年頭,自然有一大堆份量重甸甸的著作和記述出版,講座和展覽當然也有不少。要我啃這些書本實在沒甚麼把握,只好東張西望,看一些辛亥、民國的周邊資料。先是歷史博物館的《辛亥革命百周年展》,接著是丁新豹教授的〈民國乃敵國也——辛亥革命一百年反思清遺老問題〉講座,再接著是香港話劇團的《遍地芳菲》。
  除了《百周年展》稍與革命主軸相關,〈遺老〉和《遍地芳菲》實在周邊。所以,這篇文章寫的也很周邊。

(二)

  一百年前是怎樣的光景呢?
辛亥革命百周年展  《百周年展》的場刊簡介這樣寫道:「回顧晚清最後的十年,既有『自下而上』的革命活動,亦有『自上而下』的改革舉措……一九一一年五月朝廷推出的兩項新政--皇族內閣及鐵路國有,令支持者倒向革命陣營,清政府盡失民心。」內頁繼續說:「戊戌政變後,康有為、梁啟超在各地華埠創立保皇會,高舉『保皇救國』的旗號。與此同時,革命陣營則主張武力推翻清朝,以民主共和取代帝制。晚清政府未能挽回頹局,隨著一九零八年光緒帝去世和一九一一年皇族內閣成立,不少人對清廷絕望,革命成為救國的不二法門。」
  新政「皇族內閣」是保皇會鼓吹君主立憲的產品。康有為推動變法,最終目的是想中國成為君主立憲的國家。戊戌變法雖因慈禧的阻撓而失敗,但清廷似乎感到要有點作為,決定「預備立憲」。君主立憲制也許不是壞事,但王公貴胄居然藉立憲之名而行集權之實,成立了一個以皇族佔據的內閣,由滿人掌管重要事務。這種「君主立憲」無疑把稍為寄望清廷有一番作為的一派趕往革命陣營。1

  與《法國大革命》相比,歷史博物館這一回的《百周年展》似乎失色了。
  兩次都算不上十分期待,不過想看看罷了,可是看完了《法國大革命》,至少興致勃勃,想為家裡的書櫃添置一套世界史,填補一點空白;看完《百周年展》卻就像沒有看過一樣,連提筆一記也懶。當然,我得承認,自清末民國開始的那段近代史我一向沒有興趣,那是太黑暗太悲苦太殘忍太可憐了(恐怕還有一點點恨——恨大清太羸弱了)。

  印象中(參觀展覽至今已有四個多月)展覽的著眼點有二:其一是展示與辛亥革命直接相關的事物,其二是「香港在革命事業中的重大貢獻」。
  展出的事物包括十八星旗、各類勳章、手令、黎元洪的軍服,甚至選舉臨時大總統時的唱票。這些東西的歷史價值無疑無可估量,但與我似乎有點疏離:畢竟辛亥革命背後是一段血淚斑斑的歷史,這一切革命硬件並不能撩動我的情緒,就連漣漪也沒有。
  至於「香港在革命事業中的重大貢獻」,大多是說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以首名畢業,又或者提及不少香港商人以金錢資助革命事業。我懷疑看一齣真假相間的《十月圍城》會更加教人熱血沸騰。不過,要一記的是,「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日,孫中山先生前往香港大學作公開演講,期間提到他的革命思想源自香港。」

  但我實在寧可多看一遍《遍地芳菲》。

(三)

  看香港話劇團的《遍地芳菲》,也是機緣巧合2吧。

  《遍地芳菲》是杜國威的作品,寫於一九八八年,故事圍繞與辛亥革命同年的黃花崗起義。
  菲,形容花草茂盛美麗。用來做劇名,因為杜國威覺得中國人像草:

中國人是草!
慣性卑躬、低賤,任踐踏任摧毀也不哼一聲!
中國人是草!
繁殖又繁殖,不厭其「繁」,「希望」隨生生不斷蔓延。
中國人是草!
剛毅頑強,勇敢不屈,面對劣境依然茁長,展露青蔥。
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國人!
有泥土的地方就有草!
遍地芳菲,站著千千萬萬中國人,
問著自己,是否真真正正一個「中國人」!

《遍地芳菲.引言》

遍地芳菲  故事有真實的人物。場刊說,黃興、林覺民、喻培倫、溫生才、譚人鳳真有其人。而其實,清廷的孚琦、孚正、張鳴歧、李准同樣真有其人。連羅𨧤、羅諫、黃一歐等都是真的。3
  故事有真實的內容。辛亥年三月初十,南洋華僑溫生才私自行動,打算行刺水師提督李准,怎料誤中副車,居然打死了廣州將軍孚琦。能夠殺死位高權重的孚琦本來不壞,可是他這次刺殺行動,無疑驚動了地方政府。兩廣總督張鳴岐下令嚴查革命黨,李准亦先後調動五營兵入城。縱使情況甚為不利,同盟會眾人依然認為不容改期,決定如期於三月廿九日起義。原先策劃分十路進攻,後因人手、槍械不足而被迫改為四路。哪料到起義當夜,只有黃興一路發難,亦由於李准早有預備,革命黨無法抵抗,起義終告失敗。

  至於虛構的,就是主角徐保生的故事。他是羅𨧤影相舖的伙記,也是革命黨人。
  羅𨧤經營的影相舖其實是同盟會在廣州的基地。溫生才行刺後,孚正懷疑羅𨧤身份,於是入影相舖搜查。怎料羅𨧤等人發難,立時軟禁了孚正。孚正失蹤,影相舖自然會遭查封,於是徐保生提議藉自己成親,把藏在影相舖的軍火用花轎轉運至徐家。徐家之後亦成了同盟會的大本營。

  有說杜國威的劇本都是催淚的。《遍地芳菲》也是。
遍地芳菲  那一場,保生跪在門外,求娘親讓他為國捐軀。同盟會在徐家開會的那一夜,保生媽赫然發現兒子加入了革命黨——革命黨人似乎就是死人的代名詞。不論是讀著劇本,還是看著話劇,保生那一段話同樣教我心頭一震。「亞娘你開門啦,我唔想㗎,佢哋都唔想死㗎!……你時時教我……做人要對得住良心,而家就係個『良心』話畀我聽,我唔可以睇住個個中國人受苦難,睇住自己國家搞成咁都唔理,亞娘!……佢哋都係有爺生有乸教㗎,唔可以睇住人哋送死,自己就匿埋一便唔開心成世……

  就就就算這段對白是為催淚而編寫的。但讀著林覺民親筆的〈與妻訣別書〉同樣震憾,甚至猶有過之。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憶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嘗語曰:「與其使我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汝初聞言而怒;後經吾婉解,雖不謂吾言為是,而亦無辭相答。吾之意,蓋謂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與汝,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嗟夫!誰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憶後街之屋,入門穿廊,過前後廳,又三、四折,有小廳,廳旁一室,為吾與汝雙棲之所。初婚三、四個月,適冬之望日前後,窗外疏梅篩月影,依稀掩映。吾與汝並肩攜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語?何情不訴?及今思之,空餘淚痕。又回憶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復歸也,汝泣告我:「望今後有遠行,必以見告,我願隨君行。」吾亦既許汝矣。前十餘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語汝;及與汝對,又不能啟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勝悲,故惟日日呼酒買醉。嗟夫!當時余心之悲,蓋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誠願與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時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汙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無時無地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離散不相見,徒使兩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試問古來幾曾見破鏡重圓?則較死為尤苦也。將奈之何!今日吾與汝幸雙健,天下之人,不當死而死,與不願離而離者,不可數計;鍾情如我輩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顧汝也。

  吾今死無餘憾,國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歲,轉眼成人,汝其善撫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則亦教其以父志為志,則我死後,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

  吾家日後當甚貧;貧無所苦,清靜過日而已。吾今與汝無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感應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汝旁也,汝不必以無侶悲!

  吾平生未嘗以吾所志語汝,是吾不是處;然語之又恐汝日日為吾擔憂。吾犧牲百死而不辭,而使汝擔憂,的的非吾所思。吾愛汝至。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長,所未盡者尚有萬千,汝可以模擬得之。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我,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

  家中諸母皆通文,有不解處,望請其指教,當盡吾意為幸。

辛亥三月二十六夜四鼓 意洞手書

林覺民.〈與妻訣別書〉4

  慚愧的是,一直到了寫這篇文章時才知道有〈與妻訣別書〉。真真一字一淚。
  不少人都覺得《遍地芳菲》沒有插入〈與妻訣別書〉無疑是有點可惜的。劇中的林覺民一直都是講大義的人,正如少卿說的:「保生同我講幾日,你﹝林覺民﹞幾句就講晒出嚟!(望著傻兮兮的保生笑)」可以想像這時林覺民一定想起行將生離死別的妻子。再推回第一幕,林覺民首次出場的時候:「看著此雙小情侶,面露微笑。」自然也把自己和意映投射在他倆身上。
《遍地芳菲》的舞台藝術  正如飾演林覺民的潘燦良寫道:「……劇作都以相當的篇幅表現出林覺民的領導能力與對革命事業的高度智慧,但反而在他這個感情弱點略為蜻蜓點水地輕輕帶過。」林覺民的感情弱點,就是為了起義,除了不惜犧牲性命,還要付上離別妻兒的代價。不過,「編劇……把這份愛情灌注到劇中徐保生和少卿這對年輕愛人身上。以相當的篇幅和細膩的夫妻之情、保生和母親的骨肉之情來同步拼湊出林覺民的感情痛傷。」
  當然,林覺民和徐保生的背景各異,一個是留日學生,一個是鄉下老粗,二人在「摯愛」和「國家」之間的拉扯到底不盡相同。但一如潘燦良所說:「……應視保生和林覺民在劇中可以戲劇理論意識中視為同一人的兩面」5,劇作如此處理,把林覺民的感情線抽出來,從另一角度看,反而可以全力描繪他的才幹,尤其是兩度與孚正針鋒相對。

  一套劇可以叫我們想像、反思。
  杜 Sir 執筆之時身躺病榻,曾夢見自己是個受傷烈士,在拚命奔前吶喊。這個「夢境」雖然教他汗顏(自比烈士),卻也給了一點啟示:「了解到要寫一個真摯的歷史故事,實用不著刻意去肩負甚麼歷史使命或包袱,也不用誠惶誠恐地去求證歷史事實。」他接著說:「辛亥革命那年代,是中國人苦難的年代,當時的中國人既無助又彷徨,既夢想又妄想。那是一個無論失望或希望都教人無奈的年代!我要寫的實是辛亥革命那年代的人情,而不是辛亥革命的史實!」

  看戲的個多月前,我聽了丁新豹教授的講座。說的是史實。

(四)

  丁教授是前香港歷史博物館總館長,現為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客席教授。據泳忻說,「佢好勁!
  正值辛亥革命一百年,來到城中讀書會,丁教授就談一些和辛亥革命相反的東西。題目挺有趣,是滿清的遺老。

  改朝換代之後,有一些人依然忠於前朝,寧可反抗、隱居,也不願另事新朝,這些就是遺民,年紀大的就喚作遺老。
  講座上,丁教授先點出文人一向敬重明朝遺民,認為他們不出仕異族有氣節,志行高潔。然後轉到清遺民身上。
  清遺民基本上是和革命黨對著幹的,「民國乃敵國也」一語就是出自遺老鄭孝胥。既然是大清朝臣,民國自然是敵國,自己也就是遺民。可是在世人的目光裡可就差得遠了。明遺民,對抗的是滿人、蠻夷,高風亮節;清遺民,對抗的是漢人,那簡直就是漢奸了6。然而當時大清已亡,民國已立,他們仍然堅持當遺民,有些後來甚至參與宣統復辟、偽滿州國等玩意,難道他們看不出大勢已去了嗎?

  清遺民也並非全都是高官厚祿的,康有為和王國維就算不上。據楊照說:「……康有為之所以地位突出,因為他背後有『戊戌變法』的經歷。他至少參與過改革清廷以求救中國的理想活動,並因此而付出生命代價,可以和後來瓦解崩潰的政治體制拉開一定的距離。遺民團體中,最是受到外界尊重的,首推王國維,不只因為他在治國學上,用新觀點得到傑出成果,也因為他相對年輕,清亡之前不曾從朝廷得到任何好處,加入遺民團體是出於羅振玉的拉攏,以及一九二二年後擔任溥儀廢朝的『南書房行走』。」
  縱使有康有為和王國維等人,也扭轉不了大家瞧不起清遺民的心態。這大概是中國的傳統習慣,丁教授說:「只要認為道德操行有問題,即使藝術造詣有多高明,也不看作一回事。」7前面提及的鄭孝胥就是書法大家,工於楷書,而羅振玉則是金石名家。他們學識淵博,不會不知滿清腐敗無可救藥,那為甚麼還要當清遺民呢?楊照認為,「這樣的『遺老』們,身上擔負了跟滿清政府一起敗壞中國,使得中國飽受外國欺侮的責任。不願也無法跟滿清劃清界線,也無法用任何方式否認滿清的失政,注定了使得他們的立場很難取得信任。」

  丁教授也指出了另一些思考方向。最主要的,就是他們看見革命成功、民國成立以後,各地軍閥割據,連年混戰,中國的混亂程度史無前例——絕大多數碉樓就是民初時候興建的8。我猜這和滿清覆亡得太快,民國政府的制度又尚未能上行下效有關。期間又有袁世凱當上臨時大總統,轉而推行洪憲帝制,過了三個月的皇帝癮。有兵的人爭權,無權的人則無秩序,這一切都令中國陷入亂七八糟之中。這些飽讀詩書的清遺民覺得眼前光景全拜革命所賜,自然反對革命、反對民國。他們認為只有恢復帝制,重施中國老祖宗儒家的禮教方法才是最好的。依此估計,遺老的「老」不但指年紀大,恐怕也調侃他們思想古舊。9
  於是,清遺民努力維持傳統,盡力做到君君臣臣。宣統退位後不再是皇帝,但仍然可以住在紫禁城,每一年壽辰,這一班大臣都會上京賀壽,就算不能親身朝見,也會在家裡對畫像祝賀一番。一九二二年冬,十六歲的溥儀與婉容結婚,因根據優待條件,尊號不廢,所以溥儀結婚仍稱「大婚」。天子大婚,當然是頭等大事。當時就請來了京劇大師梅蘭芳和楊小樓到漱芳齋演戲三天,最後一天上演的是新劇《霸王別姬》。《霸王別姬》是齣悲劇,據說虞姬自刎一幕真切動人,散戲後觀眾仍然抽身不得,這教王公舊臣視為不祥之兆,後來溥儀被趕出宮去,遺老中就有人認為是應了這不祥之兆。10
  是否不祥之兆自然不得而知,這些儀式也都只是表面的,遺老實際的行動應該離不開支持宣統復辟或者成立偽滿州國。然而,即使如此,革命洪流已經把滿清皇朝沖去了這麼多年,再也回不去了。有些遺老生活在租界11,另一些就南來香港傳揚國學12,就像香港大學中文系的首任系主任賴際熙。

(五)

  三則周邊感想終於寫完了。想寫的大概都寫了,沒有寫的不是忘了,就是寫不了。忘了寫的自然沒有例子,至於寫不了的,隨便一想,就有話劇的評賞,諸如選角、佈景、燈光等基本舞台元素。
  就算寫了下來的,實在也沒有甚麼。歷史事件也許可以一堆堆搬字過紙,可是其中千絲萬縷的關係、鑑戒就只好欠奉了。

  最近又讀到李澤厚就「告別革命論」接受的訪問。李澤厚以哲學思想來看歷史,有別於傳統的讀史方法。他提出了好些假設:「如果她﹝慈禧﹞早死十年就好了,戊戌變法就成功了;如果她晚死十年也好了,就不會有辛亥革命了。」他認為要是慈禧未死,清政府就不會蠢得成立皇族內閣。縱使慈禧專政,只要有時間,她未嘗不可以令滿清過渡的。「……最壞的是無政府。無政府是甚麼?就是任何人可以殺任何人。清政府垮台以後,尤其是袁世凱去世後,中國不就是陷入了長期的軍閥混戰了嗎?﹝接著就是﹞不斷地革命。」13

  一百年了。中國,甚至世界,改變了多少?我們所謂的劃時代改變,其實又有多驚天動地呢?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在某個地方,也許是千億光年以外的星系,也許是萬有創造主的國度,也許是第四、五、六度空間,也許是傳說中的蓬萊仙境,一百年可能根本微不足道。人類的營營役役,恐怕微小得連芥子(芥菜種)還不如。
  還以為辛亥百年,兩岸跟香港一樣都有鋪天蓋地的活動。早幾天聽到,大陸忽然「叫停」了大型音樂劇《中山.逸仙》。也對,孫中山有多舉足輕重呢?不過是一百年前的一個搞革命的人罷了。14

後記:這篇文章拼湊自「遊館」、「看戲」、「聽講」,該列在哪一類呢?

20111015: 更正了上文——今天碰巧翻開《印刻文學生活誌》,才發現原來徐保生同樣真有其人,是黃花崗起義的烈士。

參考讀物:

  1. 《辛亥革命百周年展》
    • 《辛亥革命百周年展》場刊,2011 年。
    • 丁新豹.《香江有幸埋忠骨:長眠香港與辛亥革命有關的人物》,三聯,香港,2011 年。
    • 郭俊立、陳嘉儀、秦天南(編).《十月圍城》,快樂書房,香港,2009 年。
    • 葉曙明.《重返辛亥現場》,商務,香港,2011 年。
    • 張 鳴.《辛亥:搖晃的中國》,中和,香港,2011 年。
    • 戴鞍鋼.《新編晚清史》,中華,香港,2011 年。
  2. 〈民國乃敵國也——辛亥革命一百年反思清遺老問題〉
    • 林志宏.《民國乃敵國也:政治文化轉型下的清遺民》,聯經,臺灣,2009 年。
    • 前清遺老國學貢獻香港〉,《香港商報》,2011 年 7 月 16 日。(按:看來正是講座的筆錄)
    • 楊 照.〈故國與民國間的緊張——評「民國乃敵國也:政治文化轉型下的清遺民」〉()。
    • 閻崇年.《正說清朝十二帝》,中華,香港,2005 年。
    • 汪修榮.《民國風流》,小倉,臺灣,2011 年。
  3. 《遍地芳菲》
    • 杜國威.《遍地芳菲》,「杜國威舞台劇本全集」,次文化堂,香港,1997 年。
    • 《〈遍地芳菲〉的舞台藝術》,香港話劇團有限公司,香港,2010 年。
    • 《遍地芳菲》場刊,香港話劇團,香港,2011 年。
    • Anna.〈回憶齊豫的歌:覺〉,《無限旅程》,http://annatam.com/chinese/qiyu/。

註:

  1. 有說籌劃內閣的攝政王載灃、慶親王奕劻有感大清回天乏術,與其任命漢人,不如安放滿人——至少滿人不會自己反自己。見葉曙明.《重返辛亥現場》。
     
  2. 所謂機緣巧合,其實和百週年沒有太大關係。年初收到香港話劇團的年度劇目,其中兩套話劇頗吸引:《遍地芳菲》和《一年皇帝夢》,都是為辛亥百年籌辦的。接著六月許,因為要為教會的原創聖誕話劇翻譯,腦海浮現了當時開始宣傳的《遍地芳菲》,於是就到圖書館借劇本。原先只想學效一下劇本的格式、行文,怎料讀著讀著,深受故事感動,便買票進場。
     
  3. 羅𨧤、羅諫:見《〈遍地芳菲〉的舞台藝術》;黃一歐,黃興長子,黃花崗起義少數生還者。
     
  4. 在網上發現了三首衍生的歌曲:李建復的〈意映卿卿〉、童安格的〈訣別〉和齊豫的〈覺(遙寄林覺民)〉。

    意映卿卿 再一次呼喚你的名
    今夜我的筆沾滿你的情
    然而我的肩卻負擔四萬萬個情
    鍾情如我 又怎能抵住此情萬萬千千

    意映卿卿 再一次呼喚你的名
    曾經我的眼充滿你的淚
    然而我的心已許下四萬萬個願
    率性如我 又怎能拋下此願 青雲貫天

    夢裡遙望 低低切切
    千百年後的三月 我也無悔 我也無怨

    李建復.〈意映卿卿
    蘇 來曲.許乃勝詞

    夜冷清 獨飲千憂萬慮 難捨棄 思國心情
    燈欲盡 獨鎖千愁萬緒 言難盡 訣別吾妻
    烽火淚 滴盡相思意 情緣魂夢相繫
    方寸心 只願天下情侶 不再有淚如妳

    (口白)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
    吾作此書 淚珠和筆墨齊下
    唉 不能竟書而欲擱筆

    童安格.〈訣 別
    童安格曲.童安格、劉虞瑞詞

    覺 當我看見你的信 我竟然相信 剎那即永恆
    再多的難捨和捨得 有時候不得不捨

    覺 當我回首我的夢 我不得不相信 剎那即永恆
    再難的追尋和遺棄 有時候不得不棄

    愛不在開始 卻只能停在開始
    把繾綣了一時 當作被愛了一世

    你的不得不捨和遺棄都是守真情的堅持
    我留守著數不完的夜和載沉載浮的凌遲
    誰給你選擇的權利讓你就這樣的離去
    誰把我無止境的付出都化成紙上的一個名字

    如今 當我寂寞那麼真 我還是得相信 剎那能永恆
    再苦的甜蜜和道理 有時候不得不理

    齊 豫.〈覺(遙寄林覺民)
    郭 子曲.許常德、齊 豫詞

  5. 見《〈遍地芳菲〉的舞台藝術》中,潘燦良執筆的〈真實的人〉。
     
  6. 有趣的是,革命口號由原先的「驅除韃虜」(興中會的誓詞)變為後來的「五族共和」(中國民國成立初期)。
     
  7. 忽然想起《桃花扇》中的阮大鋮。他是明朝宦官魏忠賢的黨羽。不過據說頗有才氣,筆下的戲曲《燕子箋》寫得很不錯。
     
  8. 碉樓主要是用來防盜。查維基百科〈開平碉樓〉:「1900 年至 1931 年,開平共建造碉樓 1648 座,佔總數的 89.9%;特別是 1921 年至 1931 年,共建造碉樓 940 座,佔總數的 51.2%。」丁教授亦曾提及民初時候碉樓起得最多。
     
  9. 這一點楊照在〈故國與民國間的緊張〉一文著墨不少。
     
  10. 見《走進紫禁城》,王鏡輪著,和平,香港,2003 年。
     
  11. 據戴鞍鋼《新編晚清史》轉述,當時寓居上海、天津、青島三地的遺老,當不下於二、三百人。遺老在租界可以繼續留辮子,用大清年號,也可僱用巡捕保護自身安全。
     
  12. 不少南來香港的清遺老擇居九龍城,為的是方便到鄰近的宋王臺憑弔,一同緬懷前朝。他們以宋帝昰、帝昺比擬溥儀,自己的丹心則有如文天祥、陸秀夫一般,算是自況。
     
  13. 見〈李澤厚:告別辛亥革命〉,《辛亥百年系列訪談》,蘋果日報,香港,2011 年 9 月 18 日。也可以看看他和劉再復合著的《告別革命——回望二十世紀中國》一書,天地,香港,2011 年(增訂本)。
     
  14. 多份報章都提及《中山.逸仙》因「流程操作問題」要延遲原定在國家大劇院的演出;香港的演出於是變成世界首演。其中蘋果日報報道:「內地時事評論員朱建國指,對孫中山的紀念同樣觸及當局敏感神經。孫與宋慶齡的愛情故事雖人所共知,但畢竟與中共倡導的主旋律不符,『聽說中宣部有通知,對孫中山的宣傳只能講他的愛國精神,不能講他的三民主義、五權分立等』。朱還透露,武漢有報紙日前因將孫中山寫成『國父』被查處;各地可豎孫中山銅像,但北京不行,『這都足以說明問題』。」報道又指:「北京十多所大學欲舉辦辛亥百年學術研討會,被無端叫停;廣州《南風窗》因刊出學者重評袁世凱的文章被封殺,主編被炒魷;湖南《瀟湘晨報》因發紀念專刊,觀點與當局不一也被封殺,主編被炒魷。」見〈中共力壓辛亥百年熱 港歌劇遭封殺/《中山.逸仙》國家大劇院首演叫停〉,蘋果日報,香港,2011 年 9 月 26 日。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