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此情此景 (4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20 年 5 月 15 日。
  維基百科在這日期下,列出四宗香港大事:

  • 反修例運動至今近一年,監警會公布專題審視報告。
  • 612 金鐘衝突中,首位承認暴動罪的 21 歲示威者判囚四年。
  • 教育局要求考評局取消文憑試歷史科條引起爭議的試題。
  • 立法會主席引用《議事規則》第 92 條,指定財務委員會主席主持內會選舉主席。

  還有一宗。
  香港早年四大百貨公司之首先施賣盤染紅。

* * *

  先施百貨 1900 年創立,是香港首間華資百貨,首家店舖開設在皇后大道中 172 號。當年的先施有多項創舉,例如始創不二價。中國人向來信奉討價還價那一套,先施不容議價的規矩在那年頭肯定噱頭十足。
  有見百貨公司有利可圖,永安隨後在 1907 年開展百貨業務,店舖就在先施斜對面,皇后大道中 167 號。到了 1912 年,大新百貨開業,舖位在德輔道中 181-183 號。及至 1932 年,中華百貨啓業,位置也在皇后大道中。

  這四家百貨合稱「四大公司」。先施、永安和大新後來到上海大展拳腳,另與新新百貨並稱「後四大公司」1
  「四大公司」的局面大概維持了三十年吧。1968 年會德豐收購連卡佛,其後透過連卡佛收購中華百貨。1972 年,均隆收購大新。然而,其時百貨業卻迎來第二度輝煌歲月——日資百貨,而戰場也自中上環東遷至銅鑼灣。

* * *

  愛探究商號取名的典故。總覺得起名需要相當的功力,而名字也的確盛載了創辦人的寄望和心血。
  就好像紅頂商人胡雪巖為藥號取名慶餘堂。慶餘,出自《周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至於胡商人一生積善還是積惡,我說不上來,但他留下來的胡慶餘堂至今已近一百五十年,贏得「江南藥王」名號,自非浪得虛名。

  即使是「四大公司」,名字也有來歷。
  先說先施 Sincere。中英名字發音相近,意思也相彷。「先施」取自《中庸》「先施以誠」一語2,寄語:「經營之道,必先以誠施於人,而取信於人」,"Sincere" 就是誠懇。創辦人馬應彪是基督徒,公司名字也許還有「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意思。
  永安則較為樸實,寓意永遠安寧。
  大新百貨 The Sun,取「旭日初升,大展新猷」之意。
  上海的新新百貨出自《禮記.大學》:「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新新百貨 1926 年創立,晚於先施、永安,以新新為名,大有要他們比拼一下之意。

  話說回來,胡慶餘堂和先施在經營理念上還有共通之處。胡慶餘堂有「真不二價」橫匾,以「採辦務真,修制務精」為祖訓;先施也推鐵價不二。胡慶餘堂又有胡雪巖親書「戒欺」匾額,告誡後人「藥業關係性命,尤為萬不可欺」;先施的「先施以誠」、"Sincere",說的也是誠信。
  做生意要有誠信,童叟無欺。
  做人何嘗不是?

* * *

  這篇小文所記述的,自然未及四大公司事跡之一二。各家的歷史在維基百科裡都有條目分述,而《香港倒後鏡》網站、《Soldier 的世界》網站、鄭寶鴻著作《幾許風雨》、《香港華洋行業百年——工業與服務業篇》等也有若干篇幅。當然,網絡上更有讀之不盡的記述,除了四大公司的發跡奮鬥故事,延伸開去還有馬應彪支援孫中山起革命、與馬夫人推動女權、發起創辦香港基督教青年會和女青年會;永安第二代郭琳爽在抗戰時期力守上海永安,卻在新中國時期遭難;乃至四大百貨之間亦敵亦友的競爭,例如各自引入櫥窗、升降機、扶手電梯等新潮物事,四大的禮券可交換使用,蔡興、蔡昌兄弟創辦大新後,蔡興仍舊專注先施的發展……

* * *

  還有一宗。
  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逝世。

  2020 年 5 月 15 日,不一定比其他日子重要,卻因這幾件事而變得不平凡。
  一個星期後的今天,人大提請審議港版國安法。

參考資料:

  • 〈百年先施易主 細數本地四大百貨興盛沒落〉,香港 01,2020-05-16。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474047/
  • 鄭寶鴻.〈百貨公司〉,《松栢之聲》第 338 期,2005 年 10 月。http://www.thevoice.org.hk/v0338/021.htm
    鄭寶鴻是香港史專家,編著多本圖錄,以珍藏多年的明信片、相片、圖片,勾勒出香港這許多年來各行各業的發展、大街小巷的變遷,用圖像講述香港史。
  • 〈我們的品牌:百方糖醬〉,《香港故事》第 19 輯,香港電台,2012 年。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fBqGeyB9AE
    本集《香港故事》縷述先施百貨、太古糖廠、李錦記蠔油創業經過,故名百方糖醬。影片節錄先施百貨一段。
  • 《永安百貨一百周年紀念特刊》,2007 年。https://shop.wingon.hk/2413
  • 〈大新百貨公司與蔡氏家族(一)至(五)〉,《香港倒後鏡》。https://elevenstrokes.blogspot.com/2015/11/blog-post_28.html
    網站一如其名,回望香港歷史。文章都附有資料出處,作證作注,足見網主用心。
  • 〈初探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薄扶林道墳場(一)〉,《Soldier 的世界》,2015-05-20。 http://lausoldier.blogspot.com/2015/05/blog-post_20.html
    《Soldier 的世界》內容博雜,圖文並茂,香港歷史是其中一個主題。這篇文章記述馬、郭、蔡三大家族都安葬在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薄扶林道墳場。

註:

  1. 有報道指香港的中華百貨是上海的新新百貨,疑誤。新新百貨由先施舊部黃煥南、劉錫基等創辦,而中華百貨的資料雖然較少,但據知創辦人乃陳少霞。
  2. 找過網上好些網站,《中庸》並無「先施以誠」一語,只有「所求乎朋友先施之」一句,不過「誠」是《中庸》其中一個主題。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近日忽然惦念劉紹銘教授。
  也許是看到嶺南大學頒發榮譽博士給劉教授的消息吧。

  贊辭寫道,「劉教授早年研究現代中國戲劇」,及後「心力更集中於中國文學的跨文化傳播」,一直「孜孜不倦地為現當代中國文學的保存和研究作出貢獻」。在學術以外,還有寫作生涯,「六十多年來,劉教授寫作不倦,作品集共積存三十餘種,主要包括雜文、論文、隨筆等等;雜文風格舒徐有致,往往風趣幽默」。
  是的,我相信劉教授下筆之時,即使是抒懷文章,仍然不忘傳播現當代中國文學,用另一種方法去延續志清先生的中國現代小說史。

  愛讀劉教授的散文,特別是他憶師友的小文章和評作品的大文章。教授的散文集不多也不少,按時序按系列編的都有,但大多沒有特定的主題,因此文章散落各結集,不時有「一文多收」的情況。還幸何客先生幫忙催生《冰心在玉壺》一書,請教授揀選了這些年來書寫這些新舊人物的大小文章。
  願意又能夠寫出這些文章的,除劉教授大概不作他人想。教授有學識有交情有才情。有學識,才讀得出許地山的慈悲梁實秋的春華秋實徐訏的神傷白先勇的歌吟;有交情,才體會到夏志清的任誕吳魯芹的瀟灑董橋的顏色林行止的閒情;但還得要有才情,方能把一個個人物活現讀者眼前。於是,我們看到夏濟安的腼腆張愛玲的崖岸余英時的情懷逯耀東的江湖。
  正因如此,劉教授的師友文章就與別不同:教授總可以把人物與作品的關聯看得通透。那是因為他識文也識人。

  初識劉教授之名,緣起他為天地圖書主編的當代散文典藏,以及往後的現代散文典藏、當代小說典藏、愛讀散文等系列。
  後來,劉教授退休,應邀到蘋果日報開專欄,寫屯門雜思錄。那是董先生任社長、蘋果副刊最豐富多姿的日子,每到星期天,副刊以外會再加一版蘋果樹下,A 叠還會有一整版的 always on sunday,說是百家爭鳴諒也不為過。
  也就是因為劉教授,我才得知吳魯芹施蟄存喬志高夏氏昆仲諸位先生的大名。也許,我當年興孜孜跑去唸翻譯,與仰慕他們的才學不無關係。也許。

  想來也是。翻譯班第二年有英譯工作坊,同學要各自找一篇三千字、未有譯本的文章,用半年的時間譯好。選著選著,居然選了魯芹先生的〈翡冷翠夜夢徐志摩〉。原文六千多字,所以我只譯了前半,後來還當作禮物送姊姊生日。本來想把餘下三千字譯好,但至今未動一筆。
  〈翡冷翠夜夢徐志摩〉是魯芹先生較後期的作品,收錄在《餘年集》。先生曾出過數本散文結集,本世紀初九歌出版社一口氣再版了三本,我也就一口氣買了三本:《瞎三話四集》、《師友.文章》、《雞尾酒會及其他》。那時我還以為他其餘的文集會陸續再版,豈料再無下文,倒是內地的上海書店後來推出了一套七冊的《吳魯芹散文集》。

  上面提到天地多個散文典藏系列,魯芹先生的作品集是其一,劉教授在附錄〈洋湯原來是禍水〉說,「相信﹝魯芹師﹞的作品在香港會有知音」。知音我算不上,但我的確愛讀他瞎三話四瀟灑幽默的智慧文字,因此冒昧給主編劉教授寫了封信,謝謝他的引介。教授十分客氣,回了信,說在香港這類書籍的市場有限,隨時不能取回成本。我讀著當然慚愧,因為我並沒有買香港版的《瞎三話四》。

舊時香港  雖說一直想書櫃裡有本教授的著作,但第一本擁有的已是 2007 年的《渾家.拙荊.夫人》。及後又補購了《一九八四》、《文字還能感人的時代》、《舊時香港》。
  說起舊時香港,我和教授原來尚有一段淵源。
  多年前讀教授某篇憶舊,得知教授曾在聖類斯唸書,是大師兄。我補購《舊時香港》,其實也是一種留念(也為了另一篇憶故人的文章——〈皮匠詩人〉):裡面〈童年雜憶〉一文,細說了教授在聖類斯印刷所當童工的歲月。
  去年,母校出版九十周年紀念特刊,其中一篇文章以〈飛鴻踏雪〉為題,記錄了劉教授的訪問。資料想是最準確的了:教授在聖類斯重讀小六,畢業後原校升中,可惜因家貧而失學,中一沒有唸完,其時神父就收留了他在工藝部做印刷童工。

  那是 70 年前的事了。
  兩年前,教授出了本新書,名為《劉紹銘散文自選集》。書店網站的內容簡介是這樣的:「本書為著名文學教授劉紹銘的散文自選集也應該是他後一部文學著作。」似乎漏了一個「最」字。
  然而,教授的前言其實是這麼說的:

我以前把舊作結集成書取名時一不小心就「巧立名目」起來。像《偷窺天國》或《文字豈是東西》即為顯例。但不是所有的文稿都適合套用這種「花巧」題目的。本集取名本來規規矩矩的「自選集」,乃因自念「筆耕」的歲月已過,今後再難湊出足夠的字數出新書,於是決定稱為《劉紹銘散文自選集》。這應該是相當實事求是的書名。

  意思相彷,但網站的簡介似乎把話說得太盡了,至少在這兩年,教授已出版了《絢爛無邊》(散文集)、《一九八四》(重新校對,香港首度出版)和《給孩子的港臺散文》(與梁淑雯合編)。

  重新校對出版的《一九八四》,教授沒有另行寫序,但只拋下一句話:「若 George Orwell 還在生,又懂中文,他準會問現在是人間何世!」
  人間何世!就因這句話,教授如今又再提起譯筆,翻譯《動物農莊》

後記:本文標題〈滿眼都是舊時情〉,乃照搬教授《絢爛無邊》一書的代序篇名。又,現在是 2019 年 9 月,而劉教授是 2018 年 11 月獲嶺南大學頒授榮譽博士學位的。這篇文章寫了幾近一年,越寫越慢。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寫文,怕已荒廢了。
  但到底是文字人,荒廢了也得寫下去。

(一)

  聽罷〈粵語答問〉講座,心有戚戚然。
  不知道語言學家怎麼定義母語。我爸媽的母語一定是福建話,那福建話大概就是我的母語了。但我在香港出生,自小學的就是粵語,那粵語會否就成了我的母語呢?
  但我在乎粵語,不管粵語是否我的母語。

  坊間近年講保育、講集體回憶,於是「發掘」粵語的優點,說粵語古雅,上承古代中文,是為正統,一旦滅絕,是中國文化的悲劇。
  當然,有例子支持。

  語法:一如古代,多用單字
  讀音:粵語仍保留入聲,讀唐詩宋詞又大多押韻
  用字:粵語保留不少古代詞彙

  於我,這些例證當然很有說服力,只是,在乎粵語,歸根究柢也許是情感作祟:看著近乎屬於自己生命一部分的東西消逝,實在冷靜不來、客觀不來。
  但這些例子在語言學家眼中,原來不怎樣全面,考證也不嚴謹。例如,以現存資料推演出來的周秦上古漢語與粵語毫不相同,而唐宋的中古漢語倒似潮州話。推演未必正確,但同一道理,沒有人找得到粵語和古漢語發音相同的證據。

  然後是語法。

  (1) 我食咗飯喇。ngo5 sik6 zo2 faan6 laa3[粵拼]
  (2) 我吃過飯了。ngo5 hek3 gwo3 faan6 liu5[粵拼]
  (3) 我吃過飯了。wǒ chī guò fàn le[漢語拼音]

  句 (1) 是粵語、粵字,句 (3) 是規範漢音、漢字。句 (2) 呢?是粵語唸規範漢字,在教授眼中,並不合乎語言學的規律,所以他不反對用普通話教中文,但認為學校應該教授粵語。
  我不懂的是,除了粵語,是否還有其他語言系統的說話和書寫是兩套字,讀音卻是相同的。

* * *

  粵語是方言。
  語言學者並不認為方言比通行語 lingua franca 低等。一個國家(我想是一個大地域)內的語言應該都是平等的,只是地方越大,越需要共通語。一種方言之能夠成為共通語,大多是出於政治和經濟的考量,有時涉及人口和文化,可方言的本質卻從來不是要考慮的因素。
  雖然有人說方言不應該也不可能被消滅,但既然政治可以左右共通語的選擇,那麼因政治目的而要消滅方言就實在沒甚麼意外了。
  其實,如果某一語言再沒人用來溝通,自會滅絕,方言也不例外。就算怎樣努力,最終也許只能像歷史一樣,供人憑弔。

  全球而言,粵語不是中國人的共通語,所以只會越來越少人懂。
  現實就是這樣。正如教授說,外國人想學中文,當然想學一種學了有用旳,粵語再美再雅,也不會是他們的選擇。
  粵語粵字,守得了多少年呢?

* * *

  講座的結論是灰色的:

  • 無法考證得出粵語(甚至任何一種語言)是否正統,何況所謂的正統並非一成不變,正統與否已沒多大意義,不過在擡高自己而貶抑他人罷了
  • ‎粵語在新中國確是方言,但在香港卻是共通語
  • 以粵語入文可行,但功能、目的未明之前,應該專注其他方面
  • 研究粵語可以認識粵語的本體,了解方言之間的語言差異

  教授說,有問題去鑽研,不在乎結果是否有用,這就是研究的本質。不過,結果有用就更好。

  粵語將來會怎樣?
  教授自問,但沒有自答。

(二)

  研究大概就是這麼樣的一回事。不為別的,只求找出答案。
  於是,有有心人編寫了一本《本色古龍》。

  談到武俠小說的流變,籠統而言,論者多以梁羽生、金庸作為新派武俠小說的鼻祖。稱之為新派,以別於之前王度廬等以武言情,又或者鄭證因等偏向以搏擊式描寫武功的創作。
  也是迷武俠的時代使然,自己偏愛金庸、古龍、梁羽生。成名稍晚的溫瑞安、黃易等,就是看不出味道來。《神州奇俠》當然看得熱血,《尋秦記》讀來少不免驚訝於穿越古今的奇想,但終究比不上《萍踪俠影錄》的家仇國恨、《天龍八部》的貪嗔癡情、《絕代雙驕》的機關算盡。

* * *

  古龍走得最早,至今已過三十年。
  金庸創作小說一十七年,微觀當然看得出早中後期的變化,但十五部小說的文字風格始終如一。
  梁羽生創作時間最長,達三十年,筆下小說三十五部。以文風看,我認為可粗分前後期,前期自然有致,後期則文藝腔太濃。
  古龍則一如他自己常說的,求新求變:他一向把自己逾七十部的作品分為早中後三段時期(《本色古龍》則把古龍的創作分為試筆期、探索期、成熟期、衰退期四期)。早期是起筆階段,文筆明顯有舊派小說的痕跡;中期是成形階段,行文轉趨簡潔明快,筆下角色對話漸見慧黠,古龍散文體逐步煉成;後期是成熟階段,小說內外形神俱為古龍。不過,我認為後期還需要再分前後段。分水嶺自然是巔峰。
  於古龍而言,所謂分水嶺,就是「求新、求變、求突破」的時候,也正正是以散文詩體寫下〈天涯.明月.刀〉的時候,但正如他自己說的,「我知道我的確突破了一樣東西——我的口袋,我自己的口袋。」

* * *

  摹古龍形易,仿古龍神難。
  家姐常說,少時愛以古龍體入文:

  夜。
  深夜。
  更深的夜。

  家姐上課作文計字數,古龍的稿費可是以行算的,因此古龍寫稿很快。
  收錢當然也很快(花錢更快)。
  而名氣越大,自然越多報館邀稿。同時收了幾筆稿費卻不及出稿大概也很稀鬆平常,結果是寫了開頭,後面要另覓他人代筆。

本色古龍  連載過後,就結集出書。出版社或許有真有假,但編輯似乎都眼高手低:不單排錯版,居然還敢竄改——增字刪句改版翻印——結果弄出五六七八個版本來,恐怕連古龍也不知道哪家出版的才是真確版本。
  於是,有心人程維鈞耗時十餘年,讀遍兩岸四地和東南亞的古龍小說版本,比對版本之間的異同,寫下這本《本色古龍》。
  讀過,才知道現今流傳的都並非全是古龍手筆。
  例如,連早期的小說也有代筆。
  例如,鳳舞九天佚失了萬餘字。
  例如,幾乎每本小說都有漏句。

  大家常說,要是古龍不那麼早逝、不那麼愛酒、不那麼豪爽、不那麼多想頭,未必不能像金庸般修訂自己的作品。
  只是,不愛酒,又怎會是古龍呢?不豪爽,又怎會說得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多想頭,又怎會有七十多部引人入勝的小說呢?

* * *

  水土釀文化,時勢造英雄。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武俠小說最蓬勃的時期,金庸古龍梁羽生以外,尚有蕭逸上官鼎臥龍生柳殘陽獨孤紅諸葛青雲。
  那是百花齊放的時代。上承俠義的英雄、仙怪的蜀山、奇詭的羅剎,下啓詩化的刀叢、武技的武道狂、異俠的破碎虛空,而分水嶺正是金庸和古龍兩座大山:金庸集舊派之大成,古龍創新派之先河。
  武俠小說將來會怎樣?

(三)

  右手寫詩左手寫文的余先生走了。
  印象中早些時先生還來了香港一趟講講座,花絮照片中雖然稍稍清瘦,但是精神依舊矍爍。
  那是甚麼時候了?

  我有幸聽過先生一場講座,題目是〈當中文遇上英文〉。
  常常有人說,余先生是外文系出身的,怎麼中文比國文系的還好?這當然是戲言,但可見先生中英造詣之高。
  早年有本小書《中和西》,輯錄了先生多篇針砭時下中文水準的文章。最記得一句:「英文沒有學好,中文卻學壞了,或者可說,帶壞了。」無異當頭棒喝,做翻譯的人更要格外上心。

  對我而言,余光中作品早已是經典,我不過讀過三兩本,與粉絲沾不上邊。話雖如此,當年面試時居然大言不慚,說喜歡讀先生的散文,尤其是《青銅一夢》,哪知面試官是粉絲百分百,我這個濫竽南郭自然無所遁形。也許這就是我掉進候補名單的因由。

  貽笑大方的事還有一樁。

  眾所周知,余先生有好些機智的話,就好像這一句:「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歐洲是外遇。」
  早前,同事需要摘錄一些與甜酸苦辣相關的名言,我居然想起先生的〈白玉苦瓜〉,以為總有甚麼雋永幽默的句子。找來看,呀,原來〈白玉苦瓜〉寫的,不是那個用來榨汁喝的苦瓜品種,而是一棵用白玉雕成的苦瓜,眼下是臺灣故宮的鎮館之寶。

* * *

  上世紀,先生有十年時間在香港,都在中文大學教學。
  在沙田山居,他寫下了沙田七友記,記述幾位中大好友。那年是一九七八年。
  宋淇、胡金銓、思果、喬志高、陳之藩五人先後過世,如今記述人又走了,八友就只剩下劉國松和黃維樑。

  有才氣名氣又勤寫作的大家這年頭越來越少,中文文壇將來會怎樣呢?

20190210: 寫這篇文章的念頭始於 2017 年 12 月。花了近半年的時間寫,再另一個半年才整理好放上網誌。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詞壇有兩則要聞,而內容還真意外。
  其一,莊奴離世;其二,Bob Dylan 獲諾貝爾文學獎。

(一)

  上一輩聽國語流行曲的,大概都知道莊奴。「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歌詞簡單,據說只花了莊奴四分半鐘,但卻成全了鄧麗君一首名作。
  是的,莊奴可說是鄧麗君的御用詞人。隨便翻開鄧麗君的唱片,總會看到莊奴的手筆,甚至有說八成歌詞都由他一人包辦了。

  莊奴生於北京,原名王景曦,1949 年隨國軍赴台,做做編輯,寫寫散文。後來以「莊奴」做筆名,全因讀到北宋晁補之的一句「莊奴不入租,報我田久荒。」而有感而發:即使當莊奴的一生務農終歸不過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我也願意作一個奴僕……奴僕用的是犁耕,我用筆耕,老老實實寫些東西。」
  莊奴在詞壇嶄露頭角,始於電影《水擺夷之戀》。當時周藍萍負責音樂,他偶爾看過莊奴的文筆,覺得合適,便向導演推薦,於是莊奴就寫下〈願嫁漢家郎〉、〈姑娘十八一朵花〉。

  現在回看莊奴的作品,詞風確然老老實實,除了〈甜蜜蜜〉,〈小城故事〉、〈又見炊煙〉、〈海韻〉、〈小村之戀〉等,還有我愛的〈我踏浪而來〉,全都樸實無華。他曾說,如果要蓋棺論定的話,四句話就可以形容自己:「一事無成,兩袖清風,寫首好歌,快樂無窮。」

(二)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居然頒了給音樂人 Bob Dylan,大出文壇樂壇意料。
  有人說,音樂界不乏舉足輕重的桂冠獎項,文學獎又何必顧彼而失此呢?也有人說,過往也有不是專注文學的人得獎,例如寫回憶錄的邱吉爾、以哲學聞名的羅素等。

  文學獎頒予詞人,對流行曲創作人來說,箇中的意思就是:歌詞也是文學。
  至於為甚麼流行歌詞不列入文學範圍,那其實是件很令人疑惑的事,而這現象似乎不分中外。
  於流行曲而言,音樂是載體,盛載的是歌詞。或者說,歌詞本身是文字,但以歌唱作為主要的表達方式,而文字又是文學的載體。
  打個比方。電影、舞台劇的劇本是文學嗎?誰會說不是呢?戲劇本身是文學嘛。那麼,歌詞這種體裁為甚麼就不是文學呢?我們說文學,在意的是文字水準,還是文化意涵呢?是著重結構布局,還是放眼時代批判?

  我知道 Bob Dylan,當然來自也僅止於 "Blowin' In The Wind"。評審說他「在美國歌曲偉大傳統中創作出新的詩意表達」。
  如果跳出文學框框,也許正如陶傑所言:「本屆諾貝爾文學奬,雖然頒給一人,其實是那一代。」就是冷戰中有烽煙的那一代。

後記:

  寫這篇小文期間,不免要上網找資料。現今網絡發達,寫記錄式文章方便多了,東抄抄西改改,呃,文章就是這樣煉成的。然而,這對世界有甚麼意義呢?不過是多複製一份報告罷了,電子垃圾,由他吧。但更糟糕的,是複製的過程中,製錯了。例如這回搜索莊奴,居然有些「報道」說他是〈綠島小夜曲〉的填詞人,當中更不乏大報章大網站。
  〈綠島小夜曲〉的確有不少傳奇,例如綠島在哪、有沒有政治意味等等,而原創和原唱是誰也是謎團之一。不過由於歌曲太有名,因此也有許多有心人願意花精力去追查。這裡不說別的,只說原創原唱:從下引兩份資料可見,曲是周藍萍的曲,詞是潘英傑的詞,紫薇原唱,毫無疑問。至於為甚麼會亂說莊奴執筆,也許,就因為周藍萍推薦過莊奴、和他合作過,而周藍萍的〈綠島小夜曲〉也太膾炙人口了。當然,大報大站輕忽轉載也是原因。

延伸閱讀:

莊奴:
張夢瑞.〈寫首好歌,快樂無窮——莊奴詞曲創作三千首〉,台灣光華雜誌,2006 年 7 月號。
Bob Dylan:
安裕.〈寫從史坦貝克到卜戴倫〉,蘋果日報.要聞 2016-10-21《東西南北》。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兩星期前,毛記電視在真.伊館舉辦《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
  起初還以為是假的,卻原來真是真的。
  於是看真.足本重溫。
  看了三晚,終於由頭至尾看完。
  (上一次認真上網重溫電視節目是甚麼時候了?)

(二)

  很多人都說《分獎典禮》其實是 2015 年香港大事回顧,代表毛記怎樣看 2015 年的香港。
  樹窿村村民就說她最喜歡〈想搭很難〉和繁忙兒童合唱團。
  也難怪。
  她當過老師,自然明白、自然心痛孩子有多繁忙。
  她又剛剛開始學大提琴,對港鐵的處理手法自然感同身受。
  那我呢?
  是的,叉嘴兔問我,典禮哪個畫面最觸動我。
  我想了一陣。

(三)

請 喜歡我樹根
齊來溫習上次我堂上自創那中文
別太深 先不要學德文
全憑我口中的 same on you 營造著創意英文
我明知好多市民唔妥我
平時話我態度幾寸 我係叻 咪寸囉

若有一天公開 明張目膽的愛
我怕悔辱你 太意外
子烏虛有 主席縮到最小 肯肯定不存在
就算吞咗碗底 情願搇返碗蓋
鴨蒜有密碼 不公開
我一向都慣自言自語 沒麗芸愛
誰話我尖明 on office 我心諗 I don't think so 囉
如若你要去下載 同樣我去串流都可下載

Chirs 名咁串沒錯
唔同喺學校㗎噃 同學別要太心多
在議會 識玩嘅係齋坐
成為愛發揮的一個我 行步路已發揮咗
我明知好多市民唔妥我
平時話我態度幾寸 我係叻 咪寸囉

暗寸市民最厲害 不開會 逃到戶外
但願盡情罵戰 誰說 tree 需要改

若我一天公開 明張目膽的愛
我怕悔辱你 太意外
子烏虛有 高鐵起到最威 煙花塞牆在
上次輸咗區選 就當慳返齋菜
冇我派白米 邊精彩
我講嘢 不怕隻牙又再夾住條菜
What are is your daily work 呀?在這主法會 answer me
如若個腦缺乏鈣 其實你要去食多啲莧菜

無謂博葛靚帆愛 明白叫李靚琼的 不是愛

真.何韻詩.〈明張目膽
原曲:何韻詩.〈明目張膽〉
張佳添@宇宙大爆炸曲.黃偉文詞.黃偉毛@毛記電視強行填詞

  想明白強行填寫的歌詞,可以參考香港網絡大典〈明張目膽〉條目。
  而我,聽著歌聲,看著歌詞,感受真.深。我做的好歹也是文字工作。
  不過,中文也好英文也罷,都甚麼世代了。做人就話要有禮義廉啫,做議員有蛇齋餅糉咪得囉,下話?
  然而,在這個都甚麼世代了的世代說串流等如下載嘛,我心諗,I don't think so 囉。

(四)

  叉嘴兔說,亞視一事當然不公義,但電視台生死始終屬娛樂層面,故此〈亞視永恆〉並不觸動她。
  但觸動了我。
  當年的電視機就如今天的手機——現在吃飯前手機先食,以前可是電視汁送飯的呢。
  即使我看麗的亞視金錢黃金的時間可謂絕無僅有,但我知道,有天蠶變有百萬富翁有今日睇真D有尋找他鄉的故事,有董驃有夏春秋有麗的三雄有亞視六君子。
  曾經,亞視代表的是一個年代,一個屢屢挨打而仍能突擊的年代。
  那些年,俱往矣。

又有新股東 能受百樣痛
難道有合約合同 就會簽林峯
這亞洲不可釘蓋 廢極都有用
Happy birthday to me 岩布仙尼奉送

試睇幾秒鐘 頭部重又重
仍是有誤播內容 又搶 fo 成功
亞視會永遠都存在
有朱慧珊 仲有個何B/有低智森 仲有亢帥克/有宮雪花 仲會掟壽包

有著我 便有著你 想亞視永不死
穿過咗王征 跨過咗維基
有著我 便有著你
啲節目咁有 taste 實預埋你
亞視永恆 熄機無義氣

又播返《富翁》 然後播舊戲
其實佢係有籌旗 就快出人工
每日播愛國的言論
令我頭上形住有蜜蜂

有著我 便有著你 睇亞視我 OK
咪話好難睇 好過睇自己
有著我 便有著你
Loop 到下個世紀 仲未埋尾
亞視永恆 執笠嘅係你

真.河國榮.〈亞視永恆
原曲:張學友.〈愛是永恆〉
Dick Lee 曲.林振強詞.梁栢堅改詞、毛振強@毛記電視再強行填詞

  為了宣傳分獎典禮,毛記請來林夕拍攝前奏,點評六首二次創作,第一首就是《亞視永恆》。
  一開始,林夕點睛說:「亞視永恆就大家都知必然係永恆。
  近結尾,他論執笠說:「呢啲咁樣,你想佢執嘅當然係唔會執加嘛……所有香港人共同嘅願望,[現實]一定係相反方向加嘛。

(五)

  看過《分獎典禮》,就知道這個世界果然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這還僅是去年的十大,尚有其他落選的大事中事小事,尚有前年、前前年、前前前年的……

  荒謬的事延續至今年,就像在審議《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時莫乃光所言:「最諷刺的是,今天審議和要表決通過這法案的議員,連 Spotify、Netflix 都唔識,未聽過,仲問我點串 (spell),這不只是諷刺,更加是悲劇。
  上星期四,立法會二讀通過這份草案。

(六)

  要是今時今日還有劉伶,恐怕酒再多,也醉他不掉。

延伸閱讀: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tvb drama
  • 請輸入密碼:

  我不是叮噹迷,但我喜歡叮噹。
  叮噹袋裡的法寶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和你一樣,大概都忘不了竹蜻蜓、時光機、隨意門、隱身斗篷、放大縮小槍。我敢說見過記憶方包的同學仔,肯定愛死了這片麪包。

  我也不是保全叔的蕃薯,但我也喜歡保全叔。
  保全叔為多少個角色配過音我不知道,但和你一樣,大概都忘不了栗頭老師、林源三、熊貓博士、和珅、姜德久。我敢說聽見保全叔的聲音,任何人都會想起叮噹,傻笑起來。

Mr Ding Dong (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 - 叮噹要去搵大雄喇!).png

By Maxwell @ Mr & Ms HK People

  人生中總有那麼一些伴隨身邊的事物,理所當然到一個地步彷如呼吸般自然,不到存亡之時不會察覺。小至一種零食一款飲料、一個碼頭一條巴士線,大至一個品牌一條生命乃至一個時代,一旦要分離,大家就忽然醒覺世上萬事原來都有定期,忽然想用盡僅有的力氣吶喊、保存。只是更多時候,醒覺得太遲,連哼哈一聲也來不及,只能默默任它溜走。

  那年,叮噹糊裡糊塗變成了多啦A夢,我也曾滿腔義憤,加入「When I was your age, it was 叮噹, not 多啦A夢」群組,炫耀一下屬於自己的年代。
  昨天,保全叔平靜安詳的走了,我的眼睛也紅了一下,左 click 右 click 網上的消息,追悼一個自己失去了的年代。

  這一天,叮噹要繼續他的時光旅程,找大雄去了。

Stand By Me (back) (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 - 叮噹要去搵大雄喇!).jpg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怕是個挺倒胃口的標題,尤其正值新年時節,「新年快樂」言猶在耳。
  也是潮流吧。無綫這個月播了三齣劇的大結局:先有《天與地》,後有《我的如意狼君》,再有《換樂無窮》,主角不也是死掉了麼?

  去年是空前的——從來不曾去過那麼多安息禮拜,也從來不知道香港有那麼多間殯儀館。
  五月:世界、世盛。
  六月:九龍。
  八月:鑽石山。
  九月:世界、大圍寶福。
  十二月:香港。

  幾年前寫過一篇〈忌諱〉,提及「不去﹝喪禮﹞是因為不喜歡這種場合……與其出席死人的喪禮,不如把時間花在家人身上。」也許人大了,再忌諱再不喜歡,有些場合始終是非去不可的。所謂非去不可,不是守著禮節,不是礙著情面,而是因著與逝者、與生者那份似實還虛的感情。
  N君曾留言說:「喪禮是給在世的人的……喪禮是一個生命教育!能讓眼睛因濕潤而得到清晰的機會。眼睛雪亮了,人生的方向似乎又有所調校……」人生方向也許有半刻的調校吧,只是我並沒有太在意當中的生命教育,反倒越來越感到生命是多麼的脆弱,脆弱得似乎就只隔著那麼的一塊玻璃。每次要瞻仰遺容,心底總會不安,可是一看見棺木裡的軀殼,似曾相識的,感覺淡淡然,再沒有不安,只有哀愁。

破地獄與白菊花 (2010) (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 - 香港有間殯儀館).jpg  去年,還是前年呢?跟小邦看了黃詠詩的獨腳話劇《破地獄與白菊花》,內容憶述她與祖母之間的感情和生活細節。劇評大多從兩方面分析,一方面盛讚來自打齋世家的黃詠詩以黑色幽默看待祖母的離世,另一方面欣賞她把道教喪禮儀式「破地獄」搬上舞台。
  道教的儀式,離不開那些 ping-ling-pang-lang 的大鑼大鼓大嗩吶,以及那些色彩斑爛似血欲滴的紙紮人偶唐樓番狗,可我卻從來沒有細想過儀式背後的意義。雙眼看到的,是要先人在「另一個世界」享受生前沒能享受到的聲色犬馬,所以有車有僕,有手機有電腦,著實豪奢。光想像「另一個世界」是否有水有電,有徵稅有通脹就已經十分有趣——電器不用電可以運作,這邊燒掉的東西那邊可以還原,「另一個世界」的科技簡直可以比擬跟衛斯理打交道的外星人。然而,肉眼看不見的,卻是生者對逝者的哀思,哪怕是因生前不曾好好照料的歉疚,或者是全然出自對逝者的關心:「另一個世界」是人力不可及的地方,只好盡量附會,略表心意。
  破地獄1也一樣。如果活人跳一兩跳,死人便可以得拯救、早投胎,那分明是粗暴干預他國內政。破地獄也不過是為活人做的罷了,好舒一下鬱結。因為,我們究竟證明不到人有靈魂。是誰在奈何橋邊喝孟婆茶,又是誰輪迴投胎轉世為人?那是甚麼樣的生命形態呢?

  醫生宣佈死亡,大概是指心臟停頓,氣息全無,腦幹死亡。
  與此同時,靈魂也「離開」了。
  衛斯理在《搜靈》中試圖解釋靈魂存在之謎:靈魂在哪裡呢?人的生命結束,靈魂是否就會出現呢?衛斯理最後的設想是:「人,只要有自己的思想,自己在自己的思想之中確定自己有靈魂,就有靈魂,不必要也不可能把靈魂拿出來給別人看……人的靈魂,根本是另一種生命的形態……甚至根本不是一種形態……」靈魂也許還可以代表著人的美德和善念,衛斯理這樣表達:「我絕不會說一個人在做種種壞事的時候,他的意念之中還覺得自己有靈魂的存在。」
  聖經明說人有靈魂:「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創世記〉2:7)神學家巴刻在《簡明神學》裡闡釋:「每一個在世界上的人都有物質的身體,並靠非物質的自我位格賦予生氣。聖經稱這個自我為『靈魂』或『靈』。」又說:「人死亡時,他的靈魂離開了沒有功能的軀殼」2

  似乎扯得遠了。
  不,不遠,下星期又要過去走走了。

註:

  1. 世界地圖王.〈破地獄與白菊花〉,有一點話劇簡介,也約略描述了破地獄。
  2. Concise Theology 中譯本。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三個星期,有幸參與(?)三場婚禮。
  不同時期的朋友。
  先是黃昏。
  接著是 Chloe。
  然後是立。

  黃昏。十二月十一。
  第一次負責讀經。訓勉的張傳道好像說過,那也是他婚禮時的經文。我倒有點懷疑是黃昏他們自己選的,因為其中一段經文〈雅歌〉八章 14 節這樣說:「我的良人哪,求你快來!像羚羊,像小鹿,在香草山上。」新郎哥的名字就有個「羚」字。
  整個婚禮最特別的,當然是所有歌曲,五首,只出自兩個人的手筆。兩首是盧永亨(也理所當然是〈恩典太美麗〉和〈愛是不保留〉)的,其餘三首都是新郎的作品。第一首是獻詩曲目〈這一天願神祝福你倆〉,第二首一對新人〈報答雙親〉,最後一首理所當然不可不戒是給新娘子的〈願妳知〉。
  幾日後,婚宴時候,新郎繼續展現才華,再唱兩首:〈多謝〉和……(這首嘛,黃昏說從來沒有寫過如此肉麻的歌詞,我也不好意思提起。)
  最有印象的是〈多謝〉,因為黃昏早陣子透露了。
  〈願妳知〉其中一句歌詞「每一天都似首詩與夢兒」,令我想起 Beyond 的〈不再猶疑〉:「我有我心底故事/親手寫上每段得失樂與悲與夢兒」。
  〈報答雙親〉最感人的莫過於最後幾句:「唯願以後永遠孝順/願你一天終可相信/這小孩大了」。
  至於主打歌〈這一天願神祝福你倆〉,前奏聽來和十多年前 Bible Study Group 在 V-Show 獻的原創詩歌〈重獲新生〉(歌詞也是黃昏寫的)相似。

  Chloe. 聖誕節。
  參與的程度最少,只是婚禮中一名觀禮,婚宴上一名賓客。
  反而是時間上較難安排。一直以為(新娘跟我說)婚禮四點半開始,怎料收到請柬看到兩點。和新娘 MSN 時,她居然又說兩點半。
  婚禮兩點開始,還沒有四時就完了。晚宴八時才入席,中間四個小時怎辦呢?回家一來一回怕要兩個小時,不怎樣化算。所以嘛,跑了去新世紀廣場三聯,看了一本半書。

  立。元旦翌日。
  會是最後一回當伴郎罷。之前兩次都糊裡糊塗,這次嘛……兄弟好像說,新郎不緊張,伴郎呢?
  笑笑。
  我當然緊張,因為不是我的婚禮,是立的婚禮。
  要六時三刻到馬鞍山不是鬧著玩的,至少連新郎也未起床。跟其他人談起,大家都十分驚愕:「你……甚麼時候要出門?」
  笑笑。
  有甚麼問題?是立啊。可以為他和琁禱告是我的福氣。
  花絮這兒就不多記了,捷的網誌精彩萬分。唯一一樣要記的,是接新娘的遊戲:要新郎騎在兄弟膊上吟「立愛琁」詩,另一名兄弟就用腳趾執筆題字。捷就是題字的兄弟(誰叫你寫得一手/腳好字呢?),他記網誌也不忘警告伴郎一番,因為最後一句,我建議:「琁璣玲瓏」。(那個「瓏」字嘛,多有氣勢!裱起佢啦!

  立的婚禮其中一首詩歌 "You Are Mine",說我們屬於耶穌。很好聽。
  就用來送給三對新人。

I will come to you in the silence,
I will lift you from all your fear.
You will hear My voice,
I claim you as My choice,
be still, and know I am near.

I am hope for all who are hopeless,
I am eyes for all who long to see.
In the shadows of the night
I will be your light,
come and rest in Me.

Do not be afraid, I am with you.
I have called you each by name.
Come and follow Me,
I will bring you home;
I love you and you are mine.

I am strength for all the despairing,
healing for the ones who dwell in shame.
All the blind will see,
the lame will all run free,
and all will know My name.

I am the Word that leads all to freedom,
I am the peace the world cannot give.
I will call your name,
embracing all your pain,
stand up, now, walk, and live!

"You Are Mine"
David Haas
(C) 1991 by GIA Publications

  另。
  一本半書是:一本林沛理的《英文玩家》和半本 Agatha Christie 的《一個都不留》。
  《英文玩家》其實挺好看,他介紹了十來個英語作家,分析他們如何舞英文。
一個都不留  《一個都不留》那天只看了半本,幾日後才再到書局續看完。這是 "Queen of Crime" 克莉絲蒂銷量最高的推理小說。故事說,十個人分別應邀到一個島赴約,最後所有人全都死了,一個都不留。島上沒有其他人,事發期間也沒有船隻駛近,是件密室殺人案。(內容到此為止,雖然維基百科有很詳細的故事梗概,不過還是看小說過癮——只要讀通了十個人物的出場;那些人名還真難記。)順筆一記,揭盅時,提及兇手的額上印有該隱的記號。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02 Thu 2010 00:31

林夕 - 歌詞.時代 (2010) (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 - 水).jpg(一)

  來個不相干的前言。

  跟 BB 和 LY 說,想寫點甚麼。聽過了林夕一番話,應該有點感想吧?
  那是〈歌詞.時代〉,海報說是「講座.分享.交流.對話」。
  過了十天,還沒有動筆,看來,是另一場「講.坐」——光說不做是也。

(二)

即使身處逆流未畏懼
我兩手 一轉勢便浮浪午睡
任潮浪再巨 也終歸跌碎
何妨學習輕舟懂得戲水

假使所愛流離在對岸
我的心肯輕放 便難被碰撞
為誰而震盪 沒法收便放
離離合合悲悲喜喜似水 別強擋

善莫善於水 輕與重 也借勢推送
柔弱莫弱於水 水轉動 卸去了心痛
容大莫大於水 將壓力化清風
磨到頑石也融 將恨意歸空

不爭先 氣度才無處覓
永遠不執於友敵 才無敵
動搖沒法靜 要懂得用勁
浮沉順逆轉身不沾背影 像泡影

善莫善於水 水向下 退了也可進
柔弱莫弱於水 水舞動 哪裡要操控
容大莫大於水 山與岸被簇擁
直到頑石失蹤 只望見清空

林 峯.〈浮生若水〉
鄧智偉曲.林 夕詞
無綫電視劇《太 極》插曲

  基本上,這首歌完全合我合尺:一、林夕歌詞;二、太極;三、林峯。
  林夕的歌詞不用說;他的詞,我幾乎是盲目擁戴的。
  先說林峯。單就形象而言,他明顯是偶像派。似乎我還沒有跳脫偶像的迷陣。只是,說實在,要是這首歌由別的小生演唱,我倒未必會十分留意。到底,他那首〈記得忘記〉我始終未能忘懷。
  再說太極。恐怕多少有點情意結,那是因為金庸筆下的張三丰。當然,據考証,太極未必是張三丰所創,可是,信金庸也不一定壞。至少,「即炒即賣,新鮮熱辣。」、「是木劍?老道這不是用來畫符捏訣、作法驅邪麼?」出自張三丰的口,實在親切和藹得很。1

  講座上,林夕沒有提過這首歌詞。不過,言談之間,提到水。
  詞人就像水,旋律就像容器。填詞(現下流行曲大都是先曲後詞的)就必須跟著旋律走。例如,古巨基的〈時代〉要求寫出現今時代的現象,還要在 hook line 寫出解答。林夕說不可能,這首歌的 hook line 只有六個音:me re me so me re,哪有可能開一道靈方妙藥,難道是「天山蓮千年蔘」?「風雨急,歲月趕」已勉強紀錄了時代的脈搏,道出了歷史的洪流。所以,歌詞不能走出音樂的框框。更何況,歌詞還要為歌手度身訂做,王菲的〈臉〉就不是初出道時的衛蘭可以唱。

  老子也說過上善若水、天下莫柔弱於水2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

譯文:有道德的人就像水,水能夠與萬物融合卻不會跟萬物相爭,還能處在大家都討厭的卑下位置,水的這些特質正好跟道很相似。有道德的人像水處在低下的地方一樣的謙虛,心就像水一樣的淵博沉靜,付出就像水滋養萬物一樣的不求回報,言行的誠信就像水映照萬物那樣的清晰,為政就像水能除垢一樣的有政績,做事就像水能方能圓一樣的有效用,行動就像水能隨形變化般地順應時勢。有道德的人就像水與世無爭,所以沒有過失。

《道德經.第八章》

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聖人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謂天下王。」正言若反。

譯文:天下的東西沒有比水更柔弱的了,但任何可攻堅克強的東西都不能勝過它。因為沒有任何東西能代替它。弱能勝過強,柔能勝過剛,天下間沒有人不知道,但沒有人做得到。所以聖人說:「能承受得起全國人的侮辱,才配做社稷的主;能承受得起全國的災禍,才配做天下的王。」這種合於真理的話卻與一般所認為的不同。

《道德經.第七十八章》

  林夕信佛,但我相信他對道家也有涉獵。不過我就止於敬仰老子的智慧,所以覺得林夕的〈浮生若水〉寫得實在到家。
  歌詞的中心有二:一、太極圓轉,無使斷絕;神在劍先,綿綿不絕。二、善莫善於水,柔弱莫弱於水,容大莫大於水。
  他寫水,《道德經》第七十八章正正是〈浮生若水〉裡面水的藍本:進可攻(攻堅強者莫之能勝,離離合合悲悲喜喜似水/別強擋),退可守(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水向下/退了也可進)。
  他寫太極,借力打力(浮沉順逆轉身不沾背影/像泡影),運轉不絕(我兩手/一轉勢便浮浪午睡)。
  他寫太極和水,川流不息(水轉動/卸去了心痛),方圓無形(水舞動/哪裡要操控)。
  他還要寫百川匯海(山與岸被簇擁)。
  而《道德經》第八章的主調「上善若水。夫唯不爭,故無尤」,就見於「不爭先/氣度才無處覓」。
  和老子相比,「水滴石穿」(磨到頑石也融)、「水能覆舟,亦能載舟」(何妨學習輕舟懂得戲水)就相當顯淺了。可見道在屎溺,智慧在草木之間。3
  林夕的詞,「無以易之」。

  想起,不少人都會用《道德經》比擬〈約翰福音〉。最大的原因是中文聖經一直用「道」去翻譯希臘文的 logos。這肯定有其道理,否則其他聖經譯本早換了另一個字。Logos,話語的意思,英語聖經亦翻作 Word,所以用「道」一字既指說話,亦蘊含道理。
  《道德經》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也和基督教頗類近。可以用嘴巴說的道就不是永恆不變的道;可以用文字稱呼的就不是永恆不變的名了。三位一體的神,若不是祂願意默示我們,我們不可能認識祂4,而創造主的名字雖多,但正正因為多,所以沒有一個名字足以代表神,實在沒有,只有 "I AM",「我是」。5
  今天讀到《道德經》的「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謂天下王。」一句,不就是耶穌說的「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馬可福音〉10:45)麼?耶穌又說:「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1-12)

  只是,老子的道始終不是基督教的道。
  〈約翰福音〉一開首便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2, 14)道就是耶穌。
  耶穌說自己是道路、真理、生命,復活在祂,生命也在祂。老子的道,勉強可以說是道路和真理,但生命,似乎除了說過「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外,就沒有別的了。

(三)

  星期日晚,看了紀念李小龍七十冥壽的電視節目《龍騰天下》。
  我並不崇拜李小龍,不過好生敬重他。他為中國功夫貢獻甚大,因為他,外國人得以認識中國功夫。
  節目播了一段李小龍的聲帶,內容也許耳熟能詳,就是他的武術哲理:"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 like water. Now you put water into a cup, it becomes the cup, you put water into a bottle, it becomes the bottle, you put it in a teapot, it becomes the teapot. Now water can flow or it can crash. Be water, my friend."6
  也是水。
  原來,水,既可柔弱如太極,也可剛勁如截拳道。

(四)

  星期天早上的主日學,黃牧師說起耶和華的名 "I AM",也提及〈約翰福音〉記載了耶穌七次說「我是」。這明顯宣稱耶穌是神,因為 "I AM" 一詞就是神的名字,而猶太人深知「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出埃及記〉20:7),否則,他們哪會認為耶穌說了褻瀆的話7,約翰又豈會胡亂使用呢?

  七個「我是……」是8

  1. 「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6:35)
  2. 「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8:12)
  3. 「我就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並且出入得草喫。」(10:9)
  4.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10:11, 14)
  5. "I am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life. He who believes in Me, though he may die, he shall live. And whoever lives and believes in Me shall never die." (11:25-26, New King James Version)
    「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和合本)
  6.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14:6)
  7. 「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15:1, 5)

  黃牧師說,耶穌是豐富的。我們要成長,祂就是葡萄樹;我們飢渴,祂就是糧是水;我們怕黑,祂就是光是真理;我們沒有出路,祂就是門是道路;我們面對撒旦,祂就是好牧人;我們有生老病死,祂就是生命,祂就是復活。只要我們去到耶穌面前,祂就是我們心底裡的需要。因為祂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豐盛」。(〈約翰福音〉10:10)

  原來,耶穌像水,又不像水。
  水,遇甚麼成甚麼,或方或圓。耶穌,雖說我們可以求,祂也可以滿足我們,可是祂要我們成長,會把我們修理乾淨,因為我們是祂的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約翰福音〉15:5)

(五)

  耶穌不是水;我們才是。
  〈約翰福音〉第二章記載了耶穌第一個神蹟「變水為酒」。婚宴的酒不夠,耶穌就把水變為酒,還要是好酒。9
  我們是水。直到現在,耶穌依然變水為酒。我們也可以變成酒,還要是上好的酒——只要我們願意按祂說的照辦。

  我們是水。老子的道、李小龍的哲學也不妨學學,學水一般向低處流,處卑微,洗污垢,亦剛亦柔。
  但我們不要只學水,我們要變成酒,變成好酒——只有耶穌,才能叫我們的本質改變。

一零年十二月一、二日

後記

  • 這一篇類型頗雜:依主旨,是「以馬內利 :: 清心直說」;依靈感,是「淡淡的書卷味 :: 聽講」;依開筆,是「曲.詞.歌.意 :: 粵」。乾脆歸類於「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好了。
  • 文中引了不少資料。還是那句,文責我付。尤其是林夕和黃牧師那些,我加了不少自己的意見;都不能當作是他們的立場。

註:

  1. 引文見金庸《倚天屠龍記》第二十四回〈太極初傳柔克剛〉。
  2. 譯文以《老子說》為主,並對照《老莊智慧》稍作修改:
    《老子說》,蔡志忠漫畫原著,明日多媒體書 002,明日工作室,臺灣。
    《聖言語錄【叁】——老莊智慧》,香港教育圖書公司,香港。
  3. 今天湊巧讀了些《香港歌詞導賞》(黃志華、朱耀偉著,匯智出版),裡面有一篇文章評賞韋然的〈足印〉。作者認為詞中的「真理」並非無的放矢,因為真理的而且確無處不在。

    落日秋山孤柏 寒夜路冷風清
    寂靜是荒郊山嶺 明月夜照山徑

    月夜秋風吹過 紅葉傲笑山中
    獨自在荒郊飄泊 流浪到哪方往

    默默看夜空 星光閃處奧妙無極
    冷雨下我心有淒意 迷離霧裡看不見

    夜靜秋山飄雨 雲霧互訴心曲
    大地是蒼蒼一片 誰人冒冷雨走過

    月夜星光映照 明月夜照山間
    大地是蒼蒼一片 誰留下了那足印

    大地宇宙間 彷彿一切也是奇妙
    世界上每一個小節 瀰漫了真理

    鄧惠欣.〈足 印〉
    韋 然曲詞

  4. 說到啟示,通常都會引用〈提摩太後書〉: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

    〈提摩太後書〉3:16

    不過,我覺得這句也是:

    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

    〈約翰福音〉1:18

  5. 「我是」在中文裡較難行文。參考英譯會較容易理解:

    And God said to Moses, "I AM WHO I AM." And He said, "Thus you shall say to the children of Israel, 'I AM has sent me to you.'"

    Exodus 3:14 (New King James Version)

    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那自有的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

    〈出埃及記〉3:14

    He replied, "Why do you ask my name? It is beyond understanding."

    Judges 13:18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耶和華的使者對他說,你何必問我的名,我名是奇妙的。

    〈士師記〉13:18

  6. 可以收看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LKYcRFfIDtI
  7. 這裡我也許有點偷換概念,因為七個以「我是……」開頭的宣告和直接說「我是」是有分別的。這點在 New King James Version 比較明顯(I AM 是大寫的):

    Jesus said to them, "Most assuredly, I say to you, before Abraham was, I AM." Then they took up stones to throw at Him; but Jesus hid Himself and went out of the temple, going through the midst of them, and so passed by.

    John 8:58-59 (New King James Version)

    他們要拿石頭擲死耶穌,因為「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他褻瀆耶和華名的時候,必被治死。」(〈利未記〉24:16)
  8. 還有一項類似「我是……」的宣告:

    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

    〈約翰福音〉4:13-14

    耶穌站著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

    〈約翰福音〉7:37-38

  9. 耶穌頭一件神蹟:

      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耶穌的母親在那裡。耶穌和他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席。酒用盡了,耶穌的母親對他說:「他們沒有酒了。」
      耶穌說:「母親,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
      他母親對用人說:「他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作甚麼。」
      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裡,每口可以盛兩三桶水。
      耶穌對用人說:「把缸倒滿了水。」他們就倒滿了,直到缸口。
      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
      管筵席的嘗了那水變的酒,並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來,對他說:「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
      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顯出他的榮耀來。他的門徒就信他了。

    〈約翰福音〉2:1-11

《銅聲同氣》2011 年 1 月刊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8 Thu 2010 00:51

  那是八月一日,星期日,上午,辦公室。
  公司的網絡、防火牆凌晨開始升級,早上八時恢復服務,受影響的部門屆時要測試一下升級後是否一切如常。
  大家大概都會在家工作,很少會像我選擇一早回到公司。要是一切順利,測試就用不了多少時間,反而一來一回的車程隨時花得更長。(這樣寫,似乎暗示升級大多不怎樣順利……不是的,九月那一次我就留在家裡做測試。)
  不過,八月一日那次升級的確有點阻滯,大家以為簡單的一個問題,偏偏弄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有弄好。
  這是系統組同事的範疇,我這些做測試的幫不上忙。

  那就聽聽歌吧。打開香港電台網頁,自自然然就翻至普通話台,重溫胡啟榮的《胡老歌》。
  為甚麼是《胡老歌》呢?因為播的都是老歌,對我脾胃。第一次聽這個節目也是加班的時候,不過那次聽的是直播,星期六黃昏吧。怕是三數年前的事了。自此,一加班,就播著《胡老歌》,橫豎辦公室裡只我一人。

  那天,聽的是七月三日的錄音。
  怎麼是七月三日呢?七月卅一的呢?
  七月卅一日沒有錄音的原因並不意外:原來七月三日已播完了《胡老歌》的最後一集。
  難得一個好節目,難得一個我仍會聽的好節目,難得一個對DJ再沒有期待的我仍會聽的好節目。
  難道因為我不夠忠誠,難道因為我沒有次次擔定凳仔霸定頭位

  節目播的最後一首歌,是胡啟榮自己的。原來他唱過歌,灌錄過大碟。他也和葉德嫻合作過,那首歌叫〈一生的賭注〉。
  最後的歌是〈路〉。胡啟榮說,這首歌當年收錄在一隻叫城市民歌的大碟裡頭。查網上記載:

身在FOLK中_01 (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 - 路).jpg1982 永恆 WLCS2902/WLLP2902

《身在 FOLK 中--城市民歌》
落日/雷有輝
背影/雷有輝
星河/雷有曜
這一幕/王永和
來匆去亦匆/王永和
雲飄千鄉/張麗瑾>香港電台廣場劇《悲歡離合》主題曲
路/胡啟榮
溫暖是吾家/張麗瑾
深秋夜無人/雷有曜
驪歌/鄧祖德
看、聽、想/胡啟榮
(出處:http://oocities.com/hkfolkclub/LP/hklp.htm?20101)

身在FOLK中_02 (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 - 路).jpg

  沒有一首聽過。
  嘗試在臉譜上做調查,看看究竟(在我有限的社交圈子裡)有多少人聽過〈路〉。調查總算有回應:有一個 Like。

  胡啟榮又說,作詞人是當年還沒有加入香港電台的梁繼璋。再上網搜尋,沒太多網頁記著誰作曲誰填詞,有記的都說是張繼良。
  張繼良?梁繼璋的真名?還是胡啟榮記錯了?
  原來,是我錯了。想了好久,方始發現,張繼良倒讀,不就是良繼張、梁繼璋嗎?我怎麼這樣笨呢?

遙望去 是曾共你步經的路
猶自嘆 情逝去怎可再追捕
緩步去 無盡思憶遭踏碎
長路遠 陪我於此際未知誰

人群中 離愁藏心胸
以笑遮掉傷痛
到我今天走上此路
舊事件件又再相逢

是傲氣或是在顧忌(多傷悲)
笑帶心事千重(情在心中湧)
終須裝得灑脫舉步
路遙遙長似個夢

胡啟榮.〈
葉佳修曲.張繼良詞

  八十年代,那是有點遙,有點遠,民歌稍為熱鬧的年頭。
  那年頭的民歌似乎都有點強說愁滋味的感覺,就好像〈少年夢〉。
  似乎,天下浪子只獨我一人。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3 Sat 2010 01:18
  • 泉源

  去年年尾某一天,忽爾想起。隨手拿起紙筆默寫歌詞。回家一找居然就找著了。
  是母校六十五週年校慶感恩節晚會的主題曲。
  歌名〈泉源〉。
  之後,花了幾晚,用鍵盤輸入了歌譜,打好了歌詞。
  然後,過了幾乎兩個月,才寫這篇稿子。

  這幾日,facebook 多了個新群組「當人地問我讀咩學校既時候,我會大聲答:"聖類斯!!!!"」。
  可惜,沒多少人這樣問我。
  可惜,就算有,我答得並沒有很大聲。

  十一年的學習,造就了一個怎樣的我?
  我說不上來。
  也不想說甚麼,只想,紀念 Mr Lau 劉繼智老師(1964-2009)。

 齊齊來迸發幹勁 快向前衝
 人人齊奮勇向上 驅走冷風
 人人滿有信心 大志滿胸
┌遇著阻困未懼怕 大翅展動
└       (無敵是勇)

 偶爾有呼呼北風使我顫動
 長埋藏心底星火 哪懼嚴冬
 會有朝氣蓋山巔 齊受讚頌
 願日後心中熾熱 熱情未凍

 St. Louis School, Guide of our youth,
 Louis, we're loyal to you,
 Louis, we're loyal in faith,
 Louis, we're loyal in truth.
 Viva Alma Mater,
 Long live St. Louis,
 Viva Alma Mater,
 Long live St. Louis.

┌若遇上   困惑
└   若遇上  障礙
┌合力解   憂困
└   盡力解  憂困
┌若面對   艱苦鍛鍊
└   若是有    艱辛使命
┌不退避   承擔責任
└   不退避    承擔責任
┌願盡心   不管勝與敗
└   願盡心     不管勝與敗
┌願付出   只要助人未怕犧牲
└   願付出只要助人未怕犧牲
┌每一天   以雙手驅黑暗
└   每一天以雙手驅黑暗
┌肯努力   成功漸近
└   肯努力成功漸近

 全是你 全是你 為我建設理想地
 共挽手 共挽手 共我分享悲和喜
 獻關心 獻真心 獻出真愛不相欺
 開創著一片互愛與和睦的園地

┌願攜手   協力
└   願攜手  協力
┌同維護   真理
└   同維護  真理
┌誰人也   不想破壞
└   誰人也    不想破壞
┌這片自   由的園地
└   這片自由的園地
 Scientia Et Pietas 追探學問的園地

┌毋忘懷您帶領我欣賞晨曦
└St. Louis, Guide of our —
┌有了您灌溉這地小草躍起
└youth, Louis, we're loyal to —
┌悠悠鳥語遍山 蝶舞紛飛
└you, Louis, we're loyal in —
┌樹木軀幹漸健壯 泉源是您
├       (綠蔭鋪地)
└faith, Louis, we're loyal in —
┌您送我絲絲清風 芬芳匝地
└truth. Viva Alma Mater,
┌您送我繽紛色彩 美麗無比
└Long live St. Louis,
┌這世間佈滿生機 無限趣味
└Viva Alma Mater,
┌令大地光彩燦爛 泉源是您
└Long live St. Louis.

 St. Louis School, Aloysians,
 Long live St. Louis,
 All hail, all hail!

〈泉 源〉
聖類斯六十五周年校慶
劉繼智曲.黎比傑中詞,劉繼智英詞

歌曲簡介

  「泉水沸騰,源源不息,水奔四極,原出一源。」藉此小曲對母校作一致敬、讚頌及推崇。又希望引發同窗與同學們的思念,永遠不忘及感謝我們的泉源——聖類斯中學。

釋義

Scientia Et Pietas (Latin): Science and Piety: 科學與虔敬
Aloysians (Spanish): People of St. Louis: 聖類斯學生
Viva (Italian): Love live: 萬歲
Alma Mater (Latin): 母校

(請盡量調大音量)

SL65 Reunion - Cover (口筆擇言 - 此情此景 - 泉源).jpg SL65 Reunion - 泉源 1 (口筆擇言 - 此情此景 - 泉源).jpg SL65 Reunion - 泉源 2 (口筆擇言 - 此情此景 - 泉源).jpg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去年,與牧師合作,一同為教會周年紀念的主題曲填詞。
  依著旋律的格式,我先寫了三段正歌和兩段副歌(就是AAB+AB)。牧師審訂後,加了正副歌各一段,補充內容。可是,我居然大刀闊斧,將牧師兩段歌詞裁成一段正歌。現在回想,當時膽子實在大,雖然自覺有理,心裡仍不免忐忑,幸而牧師開明,對改動全盤接受。

  算是閒話。
  但不全是閒話。

  枝竹拼豬手有戲謔成份,取材自牧師一節歌詞:胝足胼手。
  這成語不算常見,但大家都會猜到它的意思:一同辛勤努力。胼胝,手掌足底因長期磨擦而生的厚皮。但一問起怎樣讀,恐怕沒有多少人會讀得對。最多人會讀「抵足併手」——這叫有邊讀邊,連張英才也是這樣讀呢1。查字典,讀音該是「知足便手」,便宜的便,陽平聲。

  本來填詞力求簡單易明,可是我絕不反對用深澀的字2,我在乎的是意思準繩,而這成語用起來還算順手,至少比互相砥礪、摩頂放踵等易明一點。但我終究還是刪了這四個字,原因之一是我過不了自己的一關,這種似易實難的字詞著實會害人錯讀。

(二)

  近年正字正音運動大行其道,頗教人無所適從。究竟是異體異讀,還是字詞進化呢?眾說紛紜。
  有時連字典也未必就信得過。所以胝足胼手一詞,字典的讀音「正確」嗎?我不知道,但我選擇相信。手頭上的《唐宋詞格律》附有〈詞韻簡編〉,一查,原來「氏紙底低」同屬第三部。今天「氏氐」的讀音分了家,也許是過了這許多年,字音總會起變化吧。而以「并」為偏旁的字,雖然讀音大多與「并」相近,如「拼併餅」,但其實還有另一分支,如「駢」。

  可是有一些字明顯是錯讀,但大家似乎不以為意。如「酷」,明明是唸陽入聲「斛」(/huk/),但越來越多人讀作平聲「浩」,很 cool 的人忽然變得浩氣凜然。
  中文字有時也確實弄人,像「仔細」要唸「子細」,然而現在開始有人唸「濟細」了,總以為他們記掛著「仔細老婆嫩」。

註:

  1. 無綫電視劇《金石良緣》。
  2. 我懂的深字不多,填詞填過最深的字怕是「攫」字。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夜的收音機傳來一把不熟悉的聲線,一連串久遺了的音樂。
  《月光書情》的錢佩卿抱恙,替更的DJ想是節目編導譚永暉吧。
  杜德偉〈擦身情緣〉、潘越雲〈我是不是你最疼愛的人〉、陳百強〈等〉、周慧敏〈紅葉落索的時候〉、黎瑞恩〈一人有一個夢想〉、關淑怡〈繾綣星光下〉、黃品源〈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呂方〈聽不到的說話〉、林子祥〈可以不可以〉……
  都是舊歌。老一輩如我的,常說新不如舊,時下的流行曲很難入耳,但我想,這多少和時間有關:某年某月,某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就正播著某首歌。有回憶,就好。勾得起,更好。

  不過那夜最教我心動的,不是這幾首舊歌,而是那段主題音樂。
  聽著,有點黯然。似乎是舊調子,舊得忘了時候。
  聽著,依然神傷。似乎不那麼舊,半生不熟。
  聽著,帶點錐心。似乎近來唱過。
  聽著,終於記起。陳奕迅,〈傷信〉。

重讀著你的告別信 抑壓而暗湧
雖不信寫的話 竟可以那麼重 但再哭亦無用

徐徐又當這信是你 緊貼我抱擁
可惜信太單薄 怎可填密落空
越信傷早抑壓 痛便越沉重

難平衡自己 忐忑的起伏
難原諒我心 反覆的變動
是我個性舞擺 換來這封信
曾令你瘋 舊情要一別而盡

仍多麼需要你 仍多麼需要你 如今天失去了 怎麼退怎麼進
如果可不要信 寧死都不要信 但看我手 再激動仍只得傷信

陳奕迅.〈傷 信〉
西村由紀江曲.周禮茂詞

  對,九六年的歌,算不得新,甚至不是半新,連香港都易了手。
  若沒有記錯,今年年頭的卡拉OK,是我第一次認認真真地聽、坐定定地唱這首歌。
  這就似乎不能勾起我甚麼回憶了。
  但居然,那夜真的勾起了十年前在外那一段日子。沒有一件特別的事,沒有一個特別的人,連不特別的恐怕也沒有。但就是撩起了一絲片斷,撥動了一絃思念。那五年的生活,虛虛渺渺,如幻似真。
  這算是勾起了甚麼回憶呢?

  回憶,實在惱人。少年人哪有資格回憶呢?不過活了幾年嘛。可是,人大了,老了,記性差了,回憶不又是白回憶嗎?The more you remember, the more you forget.
  需要孟婆茶、忘情水嘛?

曾經年少愛追夢 一心只想往前飛
行遍千山和萬水 一路走來不能回

驀然回首情已遠 身不由己在天邊
才明白愛恨情仇 最傷最痛是後悔

如果你不曾心碎 你不會懂得我傷悲
當我眼中有淚 別問我是為誰 就讓我忘了這一切

啊 給我一杯忘情水 換我一夜不流淚
所有真心真意 任它雨打風吹 付出的愛收不回

啊 給我一杯忘情水 換我一生不傷悲
就算我會喝醉 就算我會心碎 不會看見我流淚

劉德華.〈忘情水〉
陳耀川曲.李安修詞

  奈何橋邊,有孟婆;孟婆,有孟婆茶。傳說,要投胎轉世,就要過奈何橋,就要喝孟婆茶,喝完,前世種種不復記憶。是怕人洩露天機,還是勸人重頭開始?
  基督教的天堂又是怎樣的呢?聽說,那兒不再有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聽說,在新天新地,從前的事不再被記念,也不再追想。
  無情,是有道理的。

風雨過後不一定有美好的天空
不是天晴就會有彩虹
所以你一臉無辜 不代表你懵懂

不是所有感情都會有始有終
孤獨盡頭不一定惶恐
可生命總免不了 最初的一陣痛

但願你的眼睛 只看得到笑容
但願你流下每一滴淚 都讓人感動
但願你以後每一個夢 不會一場空

天上人間 如果真值得歌頌
也是因為有你才會變得鬧哄哄
天大地大 世界比你想像中朦朧
我不忍心再欺哄 但願你聽得懂

但願你會懂 該何去何從

王 菲.〈人 間〉
中島美雪曲.林 夕詞

後記:

  1. 本來應該從床上爬起來寫好這篇記事,才算得上此情此景。現在拖了大半個星期,記下的是否是當時的思緒連自己也說不上來。
  2. 在網上搜尋孟婆茶,找到楊絳先生的〈孟婆茶〉。是一篇短文,充當散文集《將飲茶》的「胡思亂想,代序」。對於前塵,先生看到的是另一面:「一杯茶沖掉了一輩子的經驗,一輩子不都是白活了?」文末,她寫道:「好吧,我夾帶著好些私貨呢,得及早清理。」孟婆茶一下肚,這些私貨都充公了。哪怕終要忘掉,也要先留個記號。
  3. 得謝謝小雁,謝謝她解答了我「椎心、錐心」的疑惑。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點點對不起吳宇森。

  近日上畫的《赤壁》,掀起一小片熱潮。
  所謂小,是相對的,最方便的當然是比較票房。論票房,給《蝙蝠俠——黑夜之神》比下去恐怕已在預計之中。只是,蝙蝠俠跟諸葛亮一樣是人,一個有錢一個有謀,為甚麼蝙蝠俠會比諸葛孔明吸引呢?香港人不是玩三國志大的嗎?一貫的解釋,是香港人喜歡的三國,是電玩裡的三國,不是歷史上的三國。香港人愛新鮮,不愛歷史。
  至於熱潮,大概就是適逢暑假,華語大片就幾乎只得這一部。熱潮當然也和口碑有關。而論口碑,毀譽參半自然也在意料之內。你總不能討所有人的喜悅。
  但是,批評《赤壁》的著眼的大都是歷史。這也許有跡可尋。選角是最先曝光的,導演原屬意梁朝偉飾諸葛亮、周潤發飾周瑜,後來二人相繼辭演,於是找來金城武演諸葛亮,而梁朝偉最後回來擔當周瑜一角。可以想像,金城武的諸葛亮就有點顛覆大眾對孔明的傳統印象(雖然史書裡的諸葛亮挺英偉)。
  電影裡頭的碴子就更多。
  先說曹操。電影說他掀起赤壁之戰,為的是爭奪小喬——這不就把三國摻入《木馬屠城記》的元素?1
  再說關雲長。高慧然說:不單沒有赤兔,就連一匹像樣的坐騎也沒有。2
  再說趙子龍。馬鼎盛問:趙子龍單騎救主,怎麼不把小主人藏在懷裡,反而揹起他?3

  我居然也不只一次搖頭嘆息,三國改了,還是三國嗎?
  對吳導演感到歉疚,因為我也曾說過歷史是寫出來的。到底,誰真知道三國該是怎樣的呢?《三國演義》又有多少史實多少虛構呢?更何況,誰說《赤壁》就是《三國演義》?李安說人人心中都有座斷背山,同樣,人人心中都有套歷史觀。《赤壁》,就是吳宇森心裡的三國。

  最令人看不過眼的恐怕是諸葛亮變成大配角。呼風喚雨運籌帷幄的孔明,居然給被自己氣死的周瑜搶去風頭,很不符合史實。
  可是,這不過是《三國演義》說的,歷史是這樣的嗎?蘇東坡名垂千古的〈大江東去〉,景仰的是周瑜: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蘇 軾.〈念奴嬌.赤壁懷古〉

  易中天的《品三國》這麼寫:「……周瑜的氣量是很大的。《三國志》對他的評價是『性度恢廓』……同時代的人對他的評價也很高。劉備說他『器量頗大』,蔣幹說他『雅量高致』……可見周瑜這個人,是官場、戰場、情場,場場得意……這樣一個春風得意的人,怎麼還會嫉妒別人,又怎麼會因為嫉妒別人而被氣死呢?我們嫉妒他還差不多。」4
  三國的歷史,到現在也還不明不白。理清歷史是史學家的興趣,演繹歷史則是文學家的自由。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如是,吳宇森的《赤壁》也如是。
  學習歷史,卻是每個人的責任。

  寫了這許多,事實是,我並沒有看過電影。紙上談兵就是我這種人。
  對吳導演的歉意,又多了一點點。

  又,就因為沒有看過電影,這篇東西算不得屬「淡淡的書卷味」。

註:

  1. 前天八號風球高掛,賦閒在家,讀了一段小說《洛神》,裡頭藉曹丕的口,說:「司空大人為了一個女人,害死了我大哥。如今他又……」司空大人就是曹操,曹丕大哥叫曹昂。當年曹操正征討張繡,本來沒甚阻攔,怎料曹操垂涎張繡嬸母美色,竟然強擄至軍中尋歡作樂。這激起張繡反抗,最終曹昂為救曹操而亡。而曹丕說的「如今」,卻是指曹操圍攻鄴城數月,為的又是一個美女——袁紹次子袁熙的妻子甄宓。所以,說曹操好色似乎也不新鮮。
  2. 高慧然.〈赤兔搞大了誰的肚子?〉,蘋果日報.名采 2008-07-19《隨遇而安》。
  3. 七月某晚的〈講東講西〉,香港電台第二台。
  4. 易中天.《品三國.緒言》。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又和生死有關。
  最近工作十分不如意,常跟上司戲言:死雖然解決不了問題,但我一死,這裡所有一切就再也不是我的問題了!
  極度不負責任的說話。但,負責任又怎樣呢?越肯負責任日子便越難過。

(二)

  看到立談王羲之的〈蘭亭集序〉,有點手癢。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絃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游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所欣,俛仰之間,已為陳迹,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修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

  每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王羲之.〈蘭亭集序〉

  不曾讀過。
  天下第一行書。真跡已然丟失,這個天下第一,只能靠現下流傳的臨摹略窺一二。

  字好,文也好。字,是藝術,文,也是藝術。這篇文章,就文言文來說,並不難解,且讀來有若行雲流水,但其中的人生觀,卻不容易明白。例如「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用的是《莊子.齊物論》的典,大概就是說生死如一,壽夭無別(彭指彭祖,相傳活了八百歲而不衰老;殤指幼年夭折)。

  整篇文章扣著的是宇宙:宇宙之大,萬物之多,是多麼賞心悅目啊!宇宙無始復無終,可人呢?不過匆匆數十寒暑——長短甚至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呢!人生這段日子,你我各有取捨,或會躊躇滿志,或會放浪形骸,總之追求的都是快樂滿足。可是,到頭來一齊都會化為舊事,化為虛無。感慨油然而生——生死不一,壽夭有別,這我是知道的,但就是說不清楚,想不明白。我不懂古人,後人又何嘗知我呢?這感慨是千古皆然的啊!

(三)

  近日重讀張愛玲的《半生緣》。
  近尾聲,有這麼一段:

……要是真的自殺,死了倒也就完了,生命卻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無限制地發展下去,變得更壞,更壞,比當初想像中最不堪的境界還要不堪。……

張愛玲.《半生緣.15》

  因著李安的《色,戒》,去年張愛玲又紅了起來。
  那陣子,我曾跟風讀了一趟張愛玲的原著。還沒有讀懂,就已經驚訝於李安的戲法:一篇不過二、三十頁的短篇小說,居然可以拍成兩個多小時的電影,可以想像當中必然加插了大量原著沒有的情節。
  到最後我還是沒有看電影,所以究竟李安是把故事搬字過紙,抑或是把沒有寫下來的都拍出來,我仍然是搭不上嘴。

  看,扯得遠了。
  又不是說張愛玲。(我又哪有資格「說」祖師奶奶呢?)

(四)

  提起張愛玲,就想起胡蘭成。
  他倆的愛恨,旁人無權過問,遑論評理。但人家的緋聞,從來都是最為八卦的題目。
  我也挺八卦,但我八卦的,是張愛玲的文字,是胡蘭成的仕途。
  張愛玲的文字深沉,胡蘭成的仕途也深沉。

  在《警世通言》讀過一首詩,詩云: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
假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1

  中日戰爭期間,汪精衛投奔日本,當然是漢奸,而胡蘭成出任汪精衛政府,理所當然不可不戒也是漢奸。
  汪精衛未做漢奸前,算是愛國青年一名。在歷史舞台粉墨登場,第一幕就是暗殺清攝政王載灃。行刺失敗,汪精衛被捕入獄,在囚時占詩一首:

銜石成痴絕,滄波萬里愁;
孤飛終不倦,羞逐海鷗浮。
奼紫嫣紅色,從知煊染難;
他時好花發,認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留得心魂在,殘軀付劫灰;
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

汪精衛.〈被逮口占〉

  有人說,要是汪精衛當時真個「引刀成一快」,後來就不致淪為漢奸。

  胡蘭成在〈論張愛玲〉寫道:

  但也隨即得到了啟發。是幾天之後,我和一個由小黨員做到大官的人閒談,他正經地並且看來是很好意地規勸我:應當積極,應當愛國,應當革命。我倦怠地答道:「愛國全給人家愛去了,革命也全給人家革去了,所以我只好不愛國了,不革命了。」

  正如魯迅說的:正義都在他們那一邊。他們的正義和我們有什麼相干?而這麼說說,也有人會怒目而視,因為群眾是他們的,同志也是他們的、我又有什麼「們」?好,就說是和我不相干吧。於是我成了個人主義者。

(五)

  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二時廿八分,中國四川省汶川縣,八級大地震。
  生死,就在那一瞬。

多少人 多少幸福被搶奪
多少生活在一瞬間被埋沒
一切變沉默
淚光在眼眶閃爍
塵埃沾滿了失落的輪廓(情願是我)

不必說 你們背後還有我
未來就是崎嶇也會陪你過
一個你 一個我
扛起不需要脆弱
前面越走一定會越寬闊(你還有我)

誰都會有恐懼面對黑暗的角落
為了你 我再苦也不躲
我要你重獲原來的生活
認定了這一輩子的承諾

縱然山搖地破 也要安然渡過 有你有我

群 星.〈承 諾〉
黃家駒曲:〈海闊天空〉.劉德華詞

  對,這是個一輩子的承諾,絕不是一天半月的事。
  每一次,都說。一次,又一次。

  一個月了。
  報章論壇依然在擾擾攘攘。
  陶傑在專欄寫道:「地震救災,國際明星李連杰先生在四川災場,親自搬大石、運帳篷,地震之後,李連杰還會在未來一年投身救護工作,推掉一億元的片約。平時的賑災慈善騷,看不見李先生圍坐在水銀燈下,穿一身黑衣,拿一隻咪高峯,眼眶濕濕的與眾人『分享』情感,呼籲捐錢,他早已去了災場自己動手了。」2
  動手動口出錢出力從來無分高低,肯做就好。可惜的是,演藝界一面呼籲合力抗災,另一面卻又波瀾暗湧,只這首〈承諾〉就牽涉了曾志偉、黃家強和劉德華。難怪陶傑意猶未盡,第二天又再寫道:「在救災行動裡,李連杰先生是一位有誠意的人。他親自投身災場,搬運帳篷,不在螢幕一味含淚『呼籲』,而是很低調地當一名役工。」3
  低調,也需要智慧。

(六)(零八年五月十日.youngsiugut @ 不如相忘於 xanga)

  今天兩度想流淚。
  都因詩歌。
  〈萬軍之耶和華〉和〈應許頌〉。
  此時此刻,忘了〈萬軍之耶和華〉的感動,只得〈應許頌〉。

芽苗裡有鮮花暗藏 泥濘中結出新果
毛蟲內暗中有應允 蟲兒化成了蝴蝶
嚴寒雪花飛舞飄送 來迎接春天的美
放眼望時節的安排 唯獨祂深知一切

無言裡有歌聲暗藏 尋求旋律跟詩韻
黎明在那黑暗盡頭 重燃世人見新生
忘情往昔擁抱將來 前途不知真方向
放眼望時節的安排 唯獨祂深知一切

窮途裡進新的旅程 無窮無盡到永恆
從疑惑到真心相信 從神處尋見永生
墳塋裡再生發光芒 到最終主必得勝
放眼望時節的安排 唯獨祂深知一切

〈應許頌〉
Natalie A. Sleeth 曲.梁臻階詞

  《世紀頌讚》編在「安息與永生」,是的,因為這會是弟兄安息禮拜裡的詩歌。
  是最近眼淺、壓力大,還是真的感動了呢?

  上網找,找到音樂,找到歌詞。
  整理時,發現電腦裡頭原來早有這首詩歌的 midi。是零七年的事了,怎麼會有這個音樂檔呢?該溯不了源。
  現在,聽了不下數十遍,依然感動。

In the bulb there is a flower; in the seed, an apple tree;
In cocoons, a hidden promise: butterflies will soon be free!
In the cold and snow of winter there's a spring that waits to be,
Unrevealed until its season, something God alone can see.

There's a song in every silence, seeking word and melody;
There's a dawn in every darkness, bringing hope to you and me.
From the past will come the future; what it holds, a mystery,
Unrevealed until its season, something God alone can see.

In our end is our beginning; in our time, infinity;
In our doubt there is believing; in our life, eternity,
In our death, a resurrection; at the last, a victory,
Unrevealed until its season, something God alone can see.

"Hymn Of Promise"
Words & Music: Natalie A. Sleeth

  網頁說,斯列太太寫好〈應許頌〉不久,她先生就過世了。臨終前,他交帶說,希望在安息禮拜裡,大家都唱起這首詩歌。

放眼望時節的安排 唯獨祂深知一切

(七)

  這一篇花了好長時間。是自己貪多,硬要把文章堆得豐滿。
  本來想分八段,好配合網絡傳聞:今年發生許多事都和八有關,因為零八年八月八日八時有北京奧運。
  不過,我早就研究過八字,應該放下了。
  中國人要到幾時才放得下呢?

註:

  1. 見《警世通言》第四卷〈拗相公飲恨半山堂〉。原詩為:

    贈君一法決孤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才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白居易.〈放 言〉之三

  2. 陶傑.〈地藏菩薩〉,蘋果日報.名采 2008-05-25《黃金冒險號》 。
  3. 陶傑.〈苦海菩提〉,蘋果日報.名采 2008-05-26《黃金冒險號》 。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遲來的……不是悼文。

(一)

  已經是上個月了。
  三月初讀報,讀副刊,讀到喬志高先生大去了。
  我不認識喬先生,只知道他的大名。

  喬先生不姓喬,姓高,原名高克毅,洋名 George,所以 George Kao 變成喬志高。
  我知道他的名字不過幾年,但這幾年好長。
  要數,就由報讀翻譯數起。當時,眼中只識思果老師,但那不過由於他兩本翻譯書。之後,東一本西一本地囫圇吞棗,陸續知道更多的名字:劉紹銘、宋淇、霍克思、閔福德、余光中、喬志高、黃國彬、黃維樑、梁錫華、吳魯芹……

  要讀翻譯,好歹要準備一下。
  《紅樓夢》英譯,當世以霍克思(David Hawkes)的 The Story Of The Stone 為最好的譯本。所以我知道宋淇,因為他是翻譯家兼紅學家,和霍克思當然志趣相投。
  跟著知道,七十年代,宋淇和喬志高於香港中文大學翻譯中心創辦《譯叢》(Renditions)。今天,這份刊物一年兩期,用劉紹銘教授的話,是「極見份量的中譯英定期刊物」。

  一直很敬佩中英兼擅的前輩。
  與其說是敬佩,毋寧說是神往。
  今生是無幸親炙的了(除了黃國彬和劉紹銘兩位:上過黃教授的課,和劉教授通過一回信),為了滿足貪慕,只有多讀他們的作品。喬先生著作不容易找,找到的通常是他的《美語新詮》系列。小說我不多看,所以譯作《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天使,望故鄉》(Look Homeward, Angel)等都不曾看過。家裡唯一一本喬先生的大作是他和弟弟高克永編寫的《最新通俗美語詞典》。

(二)

  個半月後,剛過去的星期四。
  在公司,加班時段,忽然得知全港最深入民心的體育新聞主播伍晃榮逝世。
  我也不認識伍 Sir。

  早兩天,寫了封很老生常談的電郵:「大家都知道要保重身體,但大家還是要待身體熬壞了才明白,就像總要失去才會學懂珍惜一樣。」
  失去,無從珍惜,才了解回憶。
  也許集體回憶這個詞語太萬能了,近年無論是人是物,只要稍具名氣,一消失,大家就會歸類為集體回憶。
  很煽情的詞語。
  是否一掛上集體回憶這塊牌匾,事物的消逝就變得不可饒恕,人物的離開就變成切膚之痛呢?
  是否沒有獲派集體回憶的牌匾,事物就可以隨意丟棄,人物就再無關痛癢?
  如果人有價值,那麼這價值是否和追憶人數的多寡掛鈎呢?我承認,一個人對社會越有貢獻,他對社會的價值就越大,但這和這個人本身的價值是兩回事。
  如果物有價值——物當然有價——那麼這價值又是否和追憶人數的多寡掛鈎呢?

(三)

  理不清思緒,廢話了。

  又,有兩本書一直想買,《恍如昨日——喬志高自選集》和《波係圓嘅》。現在才去買,似乎太遲,也太應景。
  另,一直弄不清楚筆下該怎樣稱呼這些前輩。先生前先生後是禮貌但既然不認識那就太作狀——為甚麼不尊稱李白先生——這簡直有戲謔成份嘛!

20190825: 終於在陳望道先生的《修辭學發凡.初版後記》中讀到:「七,本書舉例一概註明出處,有所徵引也一概提出作者和書名,以便翻看原書,唯有稱呼名字,通例只先生今人而不先生古人,似乎不大自然,本文中一概不稱先生。」原來的確是先生今人而不先生古人的!

延伸閱讀: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30 Mon 2007 23:18
  • 手信

  收到 LY 的信。

  從小到大都不大熱中寫信,但又很想寫信。總覺得,寫信相當高雅,寫得一手好字就更好。
  寫信寫得最密當然是讀預科那段日子,閒著沒事做嘛。但寫信其實也要有好的對手,就是現代常說的「互動」;石沉大海的書信,恐怕比參加抽獎的信好不了多少。所以嘛,信始終寫得不多。

  留學時期,本來的許多對手,到最後好像只剩下立。一收到信幾乎當晚就動筆回覆,寫得這樣密,也顧不得一事是否兩說三說了。最經典的一次,我們好像在比試誰寫得長(當然不能拖上幾個月這般賴皮),我「老老實實」的寫了七八頁紙,但到頭來他跟我說,怎麼只得信封一個?聽他說,信封還是封得牢牢的。
  自此,再也不比長短了。
  再過不久,上了大學,印象中也少寫了信。這和電郵普及也不無關係。夠快,夠可靠。

  唸完書,信就寫得更少了。
  但不知怎的,去年底居然寫了封信給劉紹銘教授,而教授居然「怕怠慢」,匆匆回覆。
  受寵若驚。
  讀著教授的信,心裡就想起他在一篇文章裡頭說的,「我寫出來的是甚麼貨色,自己比誰都清楚。」說的是和董橋先生的書信交往。
  雖然不過一頁紙,但邊看邊猜,的確費勁。只是,這才是有生氣有性格的字。有時看自己寫的字,工整是工整了,但太拘謹,像描紅字,跳不出小學生練字的框框。間中或會隨意一下,不過不是太草,就是太醜。
  電郵就可以遮羞。只是,遮羞的同時,也湮沒了沾有情感的筆跡。

  都到了廿一世紀,誰耐煩寫信呢?
  然而,每次拆開手寫的信,都有點意外,都有點感動。所以我仍然寫信,只希望對手有同樣的感覺。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摘自〔曲.詞.歌.意 :: 粵

誰發現了西風冷
而且已經吹到簾內
誰知我心一片愁雲
卷起一段感慨

如發現我一本日記
才知我心空有期待
人間美好景致迷人
可惜不預我在

從前無數夢幻永不回來
回想起令我日夕著呆
今天我緬懷當日盡美好
回復現實仲更哀

簾卷西風一卷愁
誰會計較它不再來
夕陽漸落便留下冷漠
誰掌握到一片熱愛

麥潔文.〈簾卷西風〉
黎光華曲.盧國沾詞

  聽了不過幾次,但已喜歡。
  也因此,這首歌的資料知得很少。

  聽說,麥潔文並不是原唱,當年她以這首吳香倫的歌參賽;但顯然,她把這首歌唱得紅了。
  聽說,這是香港電台一套同名廣播劇的主題曲。

  早就覺得是盧國沾的手筆,因為那一句「回復現實仲更哀」;他喜歡「仲更」。
  但我喜歡「日記」,雖然,我從沒有恆心寫日記。

(二)摘自〔口筆澤言 :: 悠悠我思

  當然還會想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李清照.〈醉花陰〉

  故事說,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讀過這首詞後,為之拜倒。繼而閉戶三日,賦詞五十多闋,連同這一首〈醉花陰〉給好友陸德夫品評。陸德夫看罷隨即笑說:「有三句頂好。」正是「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1

  雖然這很可能只是後人編撰的故事,但這三句卻的確絕好。

  可別說愁思不相干呢?當西風吹過,卷起簾子的時候,你看啊,簾後邊的人兒比菊花還要清瘦呢!

(三)摘自〔淡淡的書卷味 :: 讀書

  簾卷西風不只是一闋詞、一首歌,也是一本書。還以為是瓊瑤的,查了好久,才發現作者是嚴沁;瓊瑤寫的是《一簾幽夢》。因為不知道《簾卷西風》說甚麼,所以借了回來看。

  故事很簡單。一個小女孩因為媽媽死了爸爸再娶,天真的生命裡滲入了報復的思想:後母的妹妹正是帶大自己的長輩的妻子,於是小女孩要把他搶過來,算是對所有人報復。結局雖然並非很大的團圓,但總算對大部分人都好。

  故事叫簾卷西風,簾,是長輩家裡那一排用竹子編成的風簾;風,我想是這女孩吧,因為她,這排風簾就卷起了……

  紅門依舊,小屋卻更冷,更寂寞了,窗前風簾也擋不住寒風,一陣又一陣的透進來,透進來!
  ……
  天色漸暗,寒意更濃,風在風簾外呼嘯,似乎在尋找每一個可進來的空隙。

嚴 沁.《簾卷西風.四》

(四)

  自己也覺得奇怪,我竟然看愛情小說!
  還要是廿年前的作品。
  不是說愛情小說不好看(我就挺喜歡瓊瑤的《心有千千結》),更沒有特別要貶低愛情小說的意思,只是,我不是一個會看愛情小說的人啊!

  前因當然是〈簾卷西風〉這首歌,也因為李清照的一句「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究竟,這會是個怎樣的故事呢?
  然而主因卻是任意妄為:想逃避做功課——要讀的不去讀,反而看一本毫無關係的小說。

  不成大器的人就只有一手:拖字訣。

(五)

  應該是捲而不是卷。
  但我喜歡那句「簾卷西風一卷愁」。用同一個卷字不是更好嗎?

應該寫於沒有風沒有簾的三月十二日而不是有風有雨濕漉的三月廿四凌晨
後記:本來是三篇小文,但因為簾卷西風,卷在一起了。

註:

  1. 伊士珍.《瑯環記》:「易安以重陽〈醉花陰〉詞函致趙明誠,明誠歎賞,自愧弗逮,務欲勝之。一切謝客,忘食忘寢者三日夜,得五十闋。雜易安作,以示友人陸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絕佳。』明誠詰之,答曰:『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正易安作也。」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UHK (口筆澤言 - 此情此景 - 啟功先生與香港公開大學).gif  第一次得聞啟功先生的名字是甚麼時候呢?確切的時間忘了,但應該是近幾年的事……
  之後斷斷續續的聽到他的名字,其中一次印象甚深的,是譚尚渭校長在離任時,憶述香港公開大學招牌上的中文校名出自啟先生的手筆。

  那年是一九九七年,公開進修學院升格為香港公開大學。譚校長得董橋(好像是中國語文顧問)的穿針引線,請到啟先生寫下「香港公開大學」六字。直至現時為止,本地大學也只有公大以書法題名。啟先生墨跡應該不少,但書法功力如此罕有、題名意義如此僅有,的確值得銘感。

  找了好久,才找到這麼一句關於這段佳話:

校董會在廣泛諮詢過學生、畢業生、導師和教職員後,通過了新的大學校名和校徽。大學又邀請內地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以楷書題寫校徽內的中文校名。

《香港公開大學一九九七至九八年年報.公開大學的誕生

  今年六月三十日,啟先生走了,但公大卻沒有說點甚麼。
  其實,要說點甚麼嗎?

零五年八月十日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