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文,怕已荒廢了。
  但到底是文字人,荒廢了也得寫下去。

(一)

  聽罷〈粵語答問〉講座,心有戚戚然。
  不知道語言學家怎麼定義母語。我爸媽的母語一定是福建話,那福建話大概就是我的母語了。但我在香港出生,自小學的就是粵語,那粵語會否就成了我的母語呢?
  但我在乎粵語,不管粵語是否我的母語。

  坊間近年講保育、講集體回憶,於是「發掘」粵語的優點,說粵語古雅,上承古代中文,是為正統,一旦滅絕,是中國文化的悲劇。
  當然,有例子支持。

  語法:一如古代,多用單字
  讀音:粵語仍保留入聲,讀唐詩宋詞又大多押韻
  用字:粵語保留不少古代詞彙

  於我,這些例證當然很有說服力,只是,在乎粵語,歸根究柢也許是情感作祟:看著近乎屬於自己生命一部分的東西消逝,實在冷靜不來、客觀不來。
  但這些例子在語言學家眼中,原來不怎樣全面,考證也不嚴謹。例如,以現存資料推演出來的周秦上古漢語與粵語毫不相同,而唐宋的中古漢語倒似潮州話。推演未必正確,但同一道理,沒有人找得到粵語和古漢語發音相同的證據。

  然後是語法。

  (1) 我食咗飯喇。ngo5 sik6 zo2 faan6 laa3[粵拼]
  (2) 我吃過飯了。ngo5 hek3 gwo3 faan6 liu5[粵拼]
  (3) 我吃過飯了。wǒ chī guò fàn le[漢語拼音]

  句 (1) 是粵語、粵字,句 (3) 是規範漢音、漢字。句 (2) 呢?是粵語唸規範漢字,在教授眼中,並不合乎語言學的規律,所以他不反對用普通話教中文,但認為學校應該教授粵語。
  我不懂的是,除了粵語,是否還有其他語言系統的說話和書寫是兩套字,讀音卻是相同的。

* * *

  粵語是方言。
  語言學者並不認為方言比通行語 lingua franca 低等。一個國家(我想是一個大地域)內的語言應該都是平等的,只是地方越大,越需要共通語。一種方言之能夠成為共通語,大多是出於政治和經濟的考量,有時涉及人口和文化,可方言的本質卻從來不是要考慮的因素。
  雖然有人說方言不應該也不可能被消滅,但既然政治可以左右共通語的選擇,那麼因政治目的而要消滅方言就實在沒甚麼意外了。
  其實,如果某一語言再沒人用來溝通,自會滅絕,方言也不例外。就算怎樣努力,最終也許只能像歷史一樣,供人憑弔。

  全球而言,粵語不是中國人的共通語,所以只會越來越少人懂。
  現實就是這樣。正如教授說,外國人想學中文,當然想學一種學了有用旳,粵語再美再雅,也不會是他們的選擇。
  粵語粵字,守得了多少年呢?

* * *

  講座的結論是灰色的:

  • 無法考證得出粵語(甚至任何一種語言)是否正統,何況所謂的正統並非一成不變,正統與否已沒多大意義,不過在擡高自己而貶抑他人罷了
  • ‎粵語在新中國確是方言,但在香港卻是共通語
  • 以粵語入文可行,但功能、目的未明之前,應該專注其他方面
  • 研究粵語可以認識粵語的本體,了解方言之間的語言差異

  教授說,有問題去鑽研,不在乎結果是否有用,這就是研究的本質。不過,結果有用就更好。

  粵語將來會怎樣?
  教授自問,但沒有自答。

(二)

  研究大概就是這麼樣的一回事。不為別的,只求找出答案。
  於是,有有心人編寫了一本《本色古龍》。

  談到武俠小說的流變,籠統而言,論者多以梁羽生、金庸作為新派武俠小說的鼻祖。稱之為新派,以別於之前王度廬等以武言情,又或者鄭證因等偏向以搏擊式描寫武功的創作。
  也是迷武俠的時代使然,自己偏愛金庸、古龍、梁羽生。成名稍晚的溫瑞安、黃易等,就是看不出味道來。《神州奇俠》當然看得熱血,《尋秦記》讀來少不免驚訝於穿越古今的奇想,但終究比不上《萍踪俠影錄》的家仇國恨、《天龍八部》的貪嗔癡情、《絕代雙驕》的機關算盡。

* * *

  古龍走得最早,至今已過三十年。
  金庸創作小說一十七年,微觀當然看得出早中後期的變化,但十五部小說的文字風格始終如一。
  梁羽生創作時間最長,達三十年,筆下小說三十五部。以文風看,我認為可粗分前後期,前期自然有致,後期則文藝腔太濃。
  古龍則一如他自己常說的,求新求變:他一向把自己逾七十部的作品分為早中後三段時期(《本色古龍》則把古龍的創作分為試筆期、探索期、成熟期、衰退期四期)。早期是起筆階段,文筆明顯有舊派小說的痕跡;中期是成形階段,行文轉趨簡潔明快,筆下角色對話漸見慧黠,古龍散文體逐步煉成;後期是成熟階段,小說內外形神俱為古龍。不過,我認為後期還需要再分前後段。分水嶺自然是巔峰。
  於古龍而言,所謂分水嶺,就是「求新、求變、求突破」的時候,也正正是以散文詩體寫下〈天涯.明月.刀〉的時候,但正如他自己說的,「我知道我的確突破了一樣東西——我的口袋,我自己的口袋。」

* * *

  摹古龍形易,仿古龍神難。
  家姐常說,少時愛以古龍體入文:

  夜。
  深夜。
  更深的夜。

  家姐上課作文計字數,古龍的稿費可是以行算的,因此古龍寫稿很快。
  收錢當然也很快(花錢更快)。
  而名氣越大,自然越多報館邀稿。同時收了幾筆稿費卻不及出稿大概也很稀鬆平常,結果是寫了開頭,後面要另覓他人代筆。

  連載過後,就結集出書。出版社或許有真有假,但編輯似乎都眼高手低:不單排錯版,居然還敢竄改——增字刪句改版翻印——結果弄出五六七八個版本來,恐怕連古龍也不知道哪家出版的才是真確版本。
  於是,有心人程維鈞耗時十餘年,讀遍兩岸四地和東南亞的古龍小說版本,比對版本之間的異同,寫下這本《本色古龍》。
  讀過,才知道現今流傳的都並非全是古龍手筆。
  例如,連早期的小說也有代筆。
  例如,鳳舞九天佚失了萬餘字。
  例如,幾乎每本小說都有漏句。

  大家常說,要是古龍不那麼早逝、不那麼愛酒、不那麼豪爽、不那麼多想頭,未必不能像金庸般修訂自己的作品。
  只是,不愛酒,又怎會是古龍呢?不豪爽,又怎會說得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多想頭,又怎會有七十多部引人入勝的小說呢?

* * *

  水土釀文化,時勢造英雄。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武俠小說最蓬勃的時期,金庸古龍梁羽生以外,尚有蕭逸上官鼎臥龍生柳殘陽獨孤紅諸葛青雲。
  那是百花齊放的時代。上承俠義的英雄、仙怪的蜀山、奇詭的羅剎,下啓詩化的刀叢、武技的武道狂、異俠的破碎虛空,而分水嶺正是金庸和古龍兩座大山:金庸集舊派之大成,古龍創新派之先河。
  武俠小說將來會怎樣?

(三)

  右手寫詩左手寫文的余先生走了。
  印象中早些時先生還來了香港一趟講講座,花絮照片中雖然稍稍清瘦,但是精神依舊矍爍。
  那是甚麼時候了?

  我有幸聽過先生一場講座,題目是〈當中文遇上英文〉。
  常常有人說,余先生是外文系出身的,怎麼中文比國文系的還好?這當然是戲言,但可見先生中英造詣之高。
  早年有本小書《中與西》,輯錄了先生多篇針砭時下中文水準的文章。最記得一句:「英文沒有學好,中文卻學壞了,或者可說,帶壞了。」無異當頭棒喝,做翻譯的人更要格外上心。

  對我而言,余光中作品早已是經典,我不過讀過三兩本,與粉絲沾不上邊。話雖如此,當年面試時居然大言不慚,說喜歡讀先生的散文,尤其是《青銅一夢》,哪知面試官是粉絲百分百,我這個濫竽南郭自然無所遁形。也許這就是我掉進候補名單的因由。

  貽笑大方的事還有一樁。

  眾所周知,余先生有好些機智的話,就好像這一句:「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歐洲是外遇。」
  早前,同事需要摘錄一些與甜酸苦辣相關的名言,我居然想起先生的〈白玉苦瓜〉,以為總有甚麼雋永幽默的句子。找來看,呀,原來〈白玉苦瓜〉寫的,不是那個用來榨汁喝的苦瓜品種,而是一棵用白玉雕成的苦瓜,眼下是臺灣故宮的鎮館之寶。

* * *

  上世紀,先生有十年時間在香港,都在中文大學教學。
  在沙田山居,他寫下了沙田七友記,記述幾位中大好友。那年是一九七八年。
  宋淇、胡金銓、思果、喬志高、陳之藩五人先後過世,如今記述人又走了,八友就只剩下劉國松和黃維樑。

  有才氣名氣又勤寫作的大家這年頭越來越少,中文文壇將來會怎樣呢?

20190210: 寫這篇文章的念頭始於 2017 年 12 月。花了近半年的時間寫,再另一個半年才整理好放上網誌。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can almost see Your holiness
As I look around this place
With my hands stretched out to receive Your love
I can see You on each face

Spirit of God, lift me up
Spirit of God, lift me up
Fill me again with Your love
Sweet Spirit of God

"I Can Almost See" (Spirit Of God)
Hanneke Jacobs
(C) 1984 Maranatha! Music

是聖潔的你臨到這地——
何奇妙恍似得見
就似看到你在每張臉——
完全是主愛彰顯

願靠你的靈興起
今天靠你靈興起
求(蒙)神大愛再充滿
滿溢我心(心貼近你)

〈恍似得見(神的靈)〉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時間不留人,上一代的人一個一個走了。
  黃愛玲饒宗頤李敖林燕妮劉以鬯阿虫黃慶雲。
  還有,金迷沈公子君山先生。
  如今,是查大俠。
  也許,年年如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有人上台,有人下台。
  只是今年,有查先生。

  實在忘了甚麼時候開始讀金老的小說,也不記得先讀的是他哪一部,甚至乎讀的第一部武俠小說是他的、古龍的,還是梁羽生的,我都記不起。
  與很多金迷相比,我沒有廢寢忘餐追看,更不曾偷偷在被窩裡挑燈夜讀,但我總算試過某個星期六下午看完了一冊神鵰。
  算是年少輕狂的日子吧。

(二)

  梁公大去之時,為他寫了副對聯。如今,也為查先生寫一副:

  說書評彈 論劍江湖 問英雄何在
  倚天長嘯 忘情山水 悵俠客難尋

  這副對聯有點夾纏不清。
  上聯自問,哪裡會找到英雄,然後下聯自答,英雄是不會找到的了。

  上聯的「說書評彈、論劍江湖」,說的當然是查先生右手筆下的十五部武俠小說,兼及他的影評書評等各種隨筆,以至左手所寫的社論。同一支筆,探虛寫實,月旦時局,洞徹古今。為的,是想有個人物改變中國吧?
  下聯總括他筆下小說的結局:主角大多歸隱。

  現在,到了金大俠悄然遠去的時候了。
  武林從此寂寞。

後記:對聯平仄不對,詞性不對,並不工整。我猜,查先生是不會怪罪的。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想起紅豆。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王 維.〈相 思〉

(一)

  這首詩另有詩題〈江上贈李龜年〉。李龜年是玄宗朝著名的宮廷樂師,也是王維的多年舊交。那麼〈相思〉抒寫的,原是朋友之間的思念。
  王維寫〈相思〉的時候,李龜年正在南方。當地盛產紅豆,詩人於是借物起興,寫下傳誦千古的名篇。

(二)

  詩中提及的紅豆原來不是陳皮蓮子紅豆沙的紅豆。這紅豆,又名相思子,分佈於台灣、福建、廣東、海南、廣西、雲南。

  相傳1,戰國時代宋國君主垂涎門客韓憑的妻子何氏美色,搶過來據為己有,又見韓憑心懷怨恨,便把他囚禁苦待。何氏暗中送信給韓憑,行文雖然隱晦,但韓憑自然明白,不久就自盡殉情。與此同時,何氏偷偷令自己的衣服霉爛,到了與宋君登上高台的一天,她縱身一躍,雖然左右想拉住她,但卻因衣服朽爛,不堪拉扯,何氏這就摔死了。何氏在衣帶上寫下遺書,希望宋君許她與韓憑合葬。宋君當然不肯,嫉怒之下,要人把他倆分開埋葬,墳墓相對而不相即。墳墓做好後不過一晚,居然都長出大樹來,不多日兩棵樹甚至根交於下而枝錯於上。大家就將這雙樹木起名「相思樹」,其種子便叫相思子,又名紅豆。
  還有個略略不同的版本說,何氏墳上長出紅豆樹,韓憑墳上則生出相思藤,藤纏樹,樹護藤,紅豆因此又名相思子,喻兩兩生死不分離。

  總之都是淒美的。

(三)

  有說,這首詩第二句是設問,自問而自答。要知南國溫暖多雨,春風既動,紅豆一發又豈止數枝?詩人相思之情,自必然同樣浩渺無涯。
  有說,第三、四句詩人不說自己相思,卻囑咐別人摘豆相思,反襯出自己的相思之情又添一重。

  我可看不出這麼細緻,但覺這首詩自然樸實,可堪反覆沉吟:
  此時此刻,我想起你。如今你遠在南國,那裡的紅豆樹生長得都好嗎?有空就多摘幾顆紅豆,因為紅豆最惹人相思啊。﹝寫到此處,我就更想你了。﹞

  「語言清新自然,看似不加修飾,其實是不著痕跡,情味更見雋永。」2是最準確平實的評語。

* * *

  因為相思,才想起紅豆。想起紅豆,便又想起相思。
  想著想著,想到: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游絲。空一縷餘香在此,盼千金遊子何之。證候來時,正是何時?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徐再思.〈折桂令.春情〉

(四)

  因為從來不懂相思,所以一旦相思,便幾無法自拔,弄得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游絲。
  「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襪子和你身上的味道/我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淡淡煙草味道/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3,那你人在哪裡?
  每每在燈朦朧月朦朧之時,我就想起你。

(五)

  最愛開首三句,更愛當中的歧義:因為從來不會相思,所以才會相思,所以才會相思至一發不可收拾。
  越以為自己不會害上相思的,才越會害上相思。
  多弔詭。

  而以「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游絲」來形容相思之苦,則雖不中亦不遠矣。只是,元朝至今近八百年,這幾句話似乎已說得太多太濫,再也不合時宜了。
  不為歲月消磨的,是相思;長流的,終是細水。

(六)

還沒好好的感受 雪花綻放的氣候
我們一起顫抖 會更明白 甚麼是溫柔
還沒跟你牽著手 走過荒蕪的沙丘
可能從此以後 學會珍惜 天長和地久

有時候 有時候 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
相聚離開 都有時候
沒有甚麼會永垂不朽
可是我 有時候 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
等到風景都看透
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

還沒為你把紅豆 熬成纏綿的傷口
然後一起分享 會更明白 相思的哀愁
還沒好好的感受 醒著親吻的溫柔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 孤獨的自由

王 菲.〈紅 豆〉
柳重言曲.林 夕詞

註:

  1. 故事〈韓憑妻〉見干寶.《搜神記》卷十一。
  2. 康震.《唐詩三百首》,新視野中華經典文庫,中華書局,香港,2013 年。
  3. 辛曉琪.〈味道〉,黃國倫曲,姚謙詞。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賣鬼狂想 x 香夭.生死相許蝴蝶夢

  當然是〈香夭〉二字吸引我。

(一)

  某天收到光華的電郵,宣傳有這麼一個舞臺節目「一晚連場兩齣越界演出」,劇目叫《賣鬼狂想》x《香夭.生死相許蝴蝶夢(捌拾大版)》。
  而這一回,《賣鬼》是京劇,《香夭》是粵曲演唱會。

  定伯賣鬼的故事我是大概知道的,〈香夭〉當然更知道。
  話雖如此,叫我驚喜的卻是《賣鬼》。

(二.一)

  《賣鬼》是京劇,本來怕聽不懂,但其實沒有濃濃的京片子,加上有字幕,總算沒有走漏。
  宣傳說「破格變出新時代小劇場」,最明顯莫過於加插了一些英文、一些流行曲、一些爛 gag,還有和觀眾互動交流。這些新元素確實令演出生色,毫無冷場。我不知道傳統劇迷怎看,也不知道這是否傳統藝術的出路,但至少在場的觀眾反應很不錯。
  「清新可喜」是我在問卷中的短評。

(二.二)

  故事取材自六朝怪異之談〈定伯賣鬼〉。

南陽宋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問之,鬼言:「我是鬼。」鬼問:「汝復誰?」定伯誑之,言:「我亦鬼。」鬼問:「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鬼言:「我亦欲至宛市。」遂行。數里,鬼言:「步行太遲,可共遞相擔,何如?」定伯曰:「大善。」鬼便先擔定伯數里。鬼言:「卿太重,將非鬼也。」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如是再三,定伯復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答言:「惟不喜人唾。」於是共行。道遇水,定伯令鬼先渡,聽之,了然無聲音。定伯自渡,漕漼作聲。鬼復言:「何以有聲?」定伯曰:「新死,不習渡水故耳。勿怪吾也。」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擔鬼著肩上,急執之。鬼大呼,聲咋咋然,索下,不復聽之。徑至宛市中,下著地化為一羊,便賣之,恐其變化,唾之。得錢千五百,乃去。當時石崇有言:「定伯賣鬼,得錢千五。」

干 寶.《搜神記》卷十六

  臨危不亂、情急智生、機智鎮定、智勇雙全、足智多謀、沉著應變,都是給定伯的推崇讚許,在在推銷人定勝鬼的道理。
  卻說這故事另有一重寓意。
  自始至終,鬼對人沒有惡意,可人對鬼卻不安好心:扮鬼,哄鬼,賣鬼。那是因為鬼就必然是惡的?還是人終日所思想的才盡都是惡呢?搞不好,這還是老話「防人之心不可無」的註腳。

  《賣鬼》另一個狂想,就是賣鬼這活動不斷重複:你騙我買你的羊,那我只好騙他買你賣給我的羊。場刊裡〈經典再狂想〉一文中,記下了這齣劇的循環敘事結構:「循環產生了無助感,我買羊、被騙、被陷害,然後我變成了一頭羊,再一次被賣、被騙,這個戲看到最後會感到有點難過,角色都走不出去了,也是一種隱喻。」
  是的,世事就是不斷的在重複、輪迴,只是演員不同罷了。正如有人說:「日光之下無新事。」又有人說:"Everything that needs to be said has already been said. But since no one was listening, everything must be said again."
  所以我嘮叨,所以我一問再問。

(三.一)

  至於粵曲演唱會,對於不諳唐氏曲目的觀眾如我,幾十首曲詞的串燒是太多了。整場戲分了五折,似乎是一個故事,但由於詞曲選取自不同劇目,難免予人時代錯置的感覺。
  回來後看宣傳片,才發覺原來是自己錯了。製作人說:選曲和分折大有關連,內容反映了個人、香港,以至世界的情況,全因歌詞所盛載的不單是劇情,還有人生道理、人生觀。
  只得承認自己看得太表面太膚淺了。

(三.二)

  最後當然以〈香夭〉作結。
  熟悉的〈妝台秋思〉,熟悉的砒霜合卺。

(旦)倚殿陰森奇樹雙
(生)明珠萬顆映花黃
(旦)如此斷腸花燭夜
(生)不須侍女伴身旁 下去
(眾侍女)知道

(旦)落花滿天蔽月光 借一杯附薦鳳台上
   帝女花帶淚上香 願喪生回謝爹娘
   我偷偷看 偷偷望 佢帶淚帶淚暗悲傷
   我半帶驚惶 怕駙馬惜鸞鳳配 不甘殉愛伴我臨泉壤
(生)寸心盼望能同合葬 鴛鴦侶相偎傍
   泉台上再設新房 地府陰司裡再覓那平陽門巷
(旦)唉 惜花者甘殉葬 花燭夜 難為駙馬飲砒霜
(生)江山悲災劫 感先帝恩千丈 與妻雙雙叩問帝安
(旦)唉 盼得花燭共諧白髮 誰個願看花燭翻血浪
   唉 我誤君 累你同埋孽網 好應盡禮揖花燭深深拜
   再合巹交杯 墓穴作新房 待千秋歌讚註駙馬在靈牌上
(生)將柳蔭當做芙蓉帳 明朝駙馬看新娘
   夜半挑燈 有心作窺妝
(旦)地老天荒 情鳳永配痴凰 願與夫婿共拜相交杯舉案
(生)遞過金杯 慢咽輕嚐 將砒霜帶淚放落葡萄上
(旦)合歡與君醉夢鄉
(生)碰杯共到夜台上
(旦)百花冠替代殮妝
(生)駙馬盔墳墓收藏
(旦)相擁抱
(生)相偎傍
(合)雙枝有樹 透露帝女香
(生)帝女花
(旦)長伴有心郎
(合)夫妻死去與樹也同模樣

任劍輝、白雪仙.〈帝女花.香夭〉(調寄〈妝台秋思〉)
王粵生編曲.唐滌生填詞

  感人心催人淚的,究竟是世顯長平的情義,還是〈妝台秋思〉的曲調,抑或是唐滌生的文字,甚或是任白的唱做呢?只怕誰也說不上來。大概自《帝女花》一出,他們就從此渾然成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分不開了。

(四)

  一晚兩節目似乎太貪心。是會消化不良的。

附記:

(一)

  《搜神記》成書於晉代,主要集錄民間神異鬼怪的傳說。此外,《太平御覽》亦有這個故事,引自《列異傳》。《列異傳》有說是曹丕所撰,同樣是六朝時期流行的志怪小說。魯迅的《中國小說史略》提及定伯賣鬼這個故事,用的就是《太平御覽》的版本。

  臺灣有兩篇文章對《賣鬼狂想》既有記錄亦有評論,可以讀讀,略知劇作一二:

(二)

  《帝女花》是戲曲,有角色,也有動作表情,上文僅抄錄詞句。有三本書值得細讀:

  • 《辛苦種成花綿繡——品味唐滌生〈帝女花〉》,盧瑋鑾主編,阮兆輝、張敏慧等著,三聯,香港,2009 年。
  • 《唐滌生戲曲欣賞(一):帝女花、牡丹亭驚夢》,葉紹德編撰,張敏慧校訂,匯智,香港,2015 年。
  • The Flower Princess - A Cantonese Opera, written by Tong Dik Sang, translated, edited and introduced by Bell Yung, assisted in translation by Sonia Ng and Katherine Carlitz,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Hong Kong, 2010.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esus is King and I will extol Him,
Give Him the glory and honour His name.
He reigns on high, enthroned in the heavens,
Word of the Father, exalted for us.

We have a hope that's steadfast and certain,
Gone through the curtain and touching the throne.
We have a Priest who's there interceding,
Pouring His grace on our lives day by day.

We come to Him, our Priest and Apostle,
Clothed in His glory and bearing His name,
Laying our lives with gladness before Him;
Filled with His Spirit we worship the King.

"O Holy One, our hearts do adore You;
Thrilled with Your goodness we give you our praise."
Angels in light with worship surround Him,
Jesus, our Saviour, forever the same.

"Jesus Is King"
Wendy Churchill

敬拜耶穌——至高尊貴君王,
給祂獻尊榮,傳頌祂名字。
降世人間,顯彰天國真道,
升於至高,永遠統領萬有。

至聖祭司,每天給我禱告,
將恩惠傾注,滿我身與心。
確信確知,恪守心裡所望;
布幔破開,至聖所我踏進。

至聖祭司,我今走近依靠,
得披主尊榮,屬主恩名下。
敬拜王者,我甘擺上生命;
有聖靈充滿,寸心獻頌讚。

「聖潔唯一,我高舉你尊名;
得沾你恩慈,讚歌不歇止。」
救主耶穌,始終不變不易,
天軍奏凱,敬拜歡唱詠讚。

〈耶穌君王〉

(一)

  那天,崇拜前聽電琴奏樂,有一首好不熟悉。走近問問,原來是 "Jesus Is King",一首只在 CD 聽過、卻從未唱過的詩歌。接著兩個星期,這首詩歌不時在腦中響起。一邊響,一邊想。很自然就譯寫歌詞起來。

  最喜歡第二節。
  歌詞寫我們得以經過幔子,坦然無懼地走到施恩的寶座前。這盼望之所以如此堅固牢靠,全因那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並為我們祈求,且恩待我們的大祭司。
  整首詩歌沒有提及耶穌為我們受死復活,只說出祂本是滿有榮耀的君王,卻不斷地為我們代求,好叫我們能夠走到施恩座前,得憐恤、蒙恩惠。

(二)

  是〈希伯來書〉說的。
  這刻才知道,自己對聖經原來那麼陌生。例如,第三節歌詞第三節提到耶穌是 our Priest and Apostle。使徒不是彼得、約翰或者保羅他們嗎?卻原來,〈希伯來書〉這樣說:

Therefore, holy brethren, partakers of a heavenly calling, consider Jesus, the Apostle and High Priest of our confession. (Hebrews 3:1, NASB)
同蒙天召的聖潔弟兄啊,你們應當思想我們所認為使者、為大祭司的耶穌。(〈希伯來書〉3:1,和合本)

  我一向以為 apostle 是使徒,但此處和合本譯作「使者」;這個字原文大概就是「打發、傳信」的意思。網上有文章引述 Charles Spear 的見解,說 apostle 一字隱含三件事:一定是受差遣的;一定有特定的使命;一定獲賦與足以完成使命的能力。以此看來,耶穌確是神的 apostle:祂受天父差遣;祂來為要拯救世人;祂帶著神的權能。
  蘇佐揚牧師解答「何以稱耶穌為『使徒』?」時,提到耶穌曾祈禱說:「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翰福音〉 17:17)他認為這無異是說:「主耶穌作神的使徒,那十二人是主耶穌的使徒。」

(三)

  「大祭司」的英文大多是 high priest 或 great high priest。作者以大楷 P 的 Priest 作專有名詞,特指耶穌。中文沒有這種文法,只能老老實實用「大祭司」,可是整首詩歌我卻找不到可以入詞的地方,唯有寫作「至聖祭司」。歌詞又提及施恩座,我也暗暗換成了至聖所。此外,還有幾個字拗了音。

  除了字詞變易,譯詞還有一項不可饒恕的錯,就是改了原曲。
  對此,我當然有解釋:這是多年前從 CD 聽到這首詩歌的版本。
  然而,我沒有對著歌譜譯寫,就是犯了錯。相異之處雖不多亦不少,音高改了,節奏也轉了。要把差別用文字寫出來,似乎不易明白,那就打份歌譜,做個聲音檔好了。

(四)

  直至目前,我只見過一份 "Jesus Is King" 的中譯:〈耶穌是君王〉。譯詞是蔡張敬玲女士的手筆,編入《恩頌聖歌》內。我譯寫時多少有參考過,其中一句就明顯得自「披戴祢尊榮,屬祢恩名下」。
  謹此申報。

相關經文:

(英譯採自 New 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中譯採自和合本)

Therefore, holy brethren, partakers of a heavenly calling, consider Jesus, the Apostle and High Priest of our confession. (Hebrews 3:1)
同蒙天召的聖潔弟兄啊,你們應當思想我們所認為使者、為大祭司的耶穌。(〈希伯來書〉3:1)

Therefore let us draw near with confidence to the throne of grace, so that we may receive mercy and find grace to help in time of need. (Hebrews 4:16)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希伯來書〉4:16)

This hope we have as an anchor of the soul, a hope both sure and steadfast and one which enters within the veil. (Hebrews 6:19)
我們有這指望,如同靈魂的錨,又堅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內。(〈希伯來書〉6:19)

The former priests, on the one hand, existed in greater numbers because they were prevented by death from continuing, but Jesus, on the other hand, because He continues forever, holds His priesthood permanently. Therefore He is able also to save forever those who draw near to God through Him, since He always lives to make intercession for them. (Hebrews 7:23-25)
那些成為祭司的,數目本來多,是因為有死阻隔,不能長久。這位既是永遠常存的,他祭司的職任就長久不更換。凡靠著他進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希伯來書〉7:23-25)

延伸閱讀:

  • "How Was Jesus an Apostle?",http://www.jesus.org/is-jesus-god/names-of-jesus/how-was-jesus-an-apostle.html
  • 〈希伯來書第三章拾穗〉,http://www.ccbiblestudy.org/New%20Testament/58Heb/58GT03.htm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這樣的一個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很冷很冷、很白很白、很高很高的雪山上,住著一位很美麗很美麗的仙子。
  她叫冰雪女皇。
  即使凡人不得與仙子結合,依然有無數的勇士甘願以性命一拚,上山示愛。
  是的,這是關乎性命的一回事,因為只要他們一開口,便有精靈竄出來,把他們推落萬劫不復之地。
  而冰雪女皇,她會無動於衷,靜靜看著這一幕,重複。
  因為她的心晶瑩剔透。
  因為那是一顆冰造的心。

這世界太廣博 我已分不清太多
傳說世界再大 天生終會一對
那一天容或放任 我踏浪尋找你
來或去 錯對之間 多少道理

  這日,跟往常一樣,又有一名勇士爬上山來,想娶女皇為妻。
  然而,這名勇士看見冰雪女皇,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只默默的望著她。
  而冰雪女皇,她澄明的雙眼同樣靜靜地望著勇士。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但又似乎不曾溜走。

看見你那一剎 我卻不知怎說起
時間放了腳步 只因你很美
那一刻凝目對望 趁著命運交錯
誰在意 白雪紛飛 息間散落千里

  可是精靈擔心了,他們怕女皇會犯下天條,於是等不及勇士開口,他們便竄出來把勇士推落深淵。
  深淵。
  陰間。
  冰雪女皇全都看在眼裡,但她沒有阻止——莫非她也害怕自己會犯下天條?

原諒未說聲 就此走遠 縱使繾綣
我卻不知哪日相聚復見
留待那一天 看清楚你 認得出我 還是錯過

  看著看著,女皇那顆冰心溶化了。
  溶著溶著,女皇掉下了她第一滴眼淚。
  這顆眼淚,化成了雪絨花。

每晚細細想你 在記憶之中儲起
時節悄悄替換 勾起心裡所載
尚記得曾在某夜 眼前絨絨飄雪
才驟覺 有花一朵 輕輕綻開

  這就是雪絨花的故事。
  那天碰見這朵花,便去找這個傳說,去講這個傳說。

  傳說未完。
  勇士墮下深淵後,時刻都想起女皇。記憶,一點一點地推積。
  深淵不分晝夜,冰川也沒有四季,日子了無聲息地流逝。
  或許有一晚,勇士會想起,那年那月那日,看過有花雪中綻放。
  那,是雪絨花。

原諒未說聲 就此走遠 縱使繾綣
我卻怕不會再遇見
留待那一天 看清楚你 認得出我 還是錯過

  勇士無休無止地思念。
  女皇呢?
  所愛的人走了,留下來的,有時候,也是走了。

想為你做件事 讓你更快樂的事
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
求時間 趁著你不注意的時候
悄悄地 把這種子 釀成果實

我想她的確是 更適合你的女子
我太不夠溫柔優雅成熟懂事
如果我 退回到 好朋友的位置
你也就 不再需要 為難成這樣子

很愛很愛你 所以願意捨得讓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很愛很愛你 只有讓你擁有愛情 我才安心

看著她走向你 那幅畫面多美麗
如果我會哭泣 也是因為歡喜
地球上 兩個人 能相遇不容易
作不成你的情人 我仍感激

很愛很愛你 所以願意不牽絆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飛向幸福的地方去)
很愛很愛你 只有讓你擁有愛情 我才安心

劉若英.〈很愛很愛你〉
玉城千春曲.施人誠詞

補充幾句:

  • 「雪絨花」這個傳說有長有短,較詳細的一個在這裡:http://childhoodreading.com/?p=18
  • 這個傳說據說記載在安徒生的童話裡,可是我對比過「安徒生童話」數個版本,雖然的確有〈冰雪女皇〉一章,但故事卻是另一個。
  • 幾年前,港島東有個「紙藝裝置展覽」,展品正是取材自冰雪女神。
    Paper Tales Exhibision - Snow Goddess
  • 歌詞有句提到踏浪,怪沒來由的,其實是另一首舊歌:

    大海你來自何方 你又去哪裡流浪
    有誰知道你寂寞 有誰知道你惆悵
    我踏著海浪而來 印證我也有我的方向
    浪花濺濕我衣裳 洗去我心中哀傷
    看那無垠的大海 閃爍著生命希望

    沈 雁.〈我踏浪而來〉
    古 月曲.莊 奴詞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epherd of love, You knew I had lost my way.
Shepherd of love, You cared when I'd gone astray.

You sought and found me, placed around me
Strong arms that carry me home.
No foe can harm me, or alarm me,
Never again will I roam.

Shepherd of love, Savior and Lord and guide
Shepherd of love, Forever I'll stay by Your side.

"Shepherd Of Love"
John W. Peterson

善牧妙愛 深知當初我走失
善牧妙愛 心痛見我偏執走錯

唯有你找得有你抓緊
抱我返家鄉美地
誰再怕險奸哪怕險阻
哪會再放蕩流離

善牧妙愛 施恩拯救引牽
善牧妙愛 我要永遠偕主不變

〈善牧妙愛〉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way in a manger, no crib for a bed,
The little Lord Jesus laid down His sweet head.
The stars in the bright sky looked down where He lay,
The little Lord Jesus, asleep on the hay.

The cattle are lowing, the Baby awakes,
But little Lord Jesus, no crying He makes;
I love you, Lord Jesus, look down from the sky
And stay by my cradle till morning is nigh.

Be near me, Lord Jesus, I ask You to stay
Close by me forever, and love me, I pray;
Bless all the dear children in Your tender care,
And fit us for heaven to live with You there.

"Away In A Manger"
Words: Anonymous (1885, vv.1-2), John T. McFarland (1892, v.3)
Music: William J. Kirkpatrick (1895, CRADLE SONG)

來看看聖嬰降世 沒枕所安歇
在這冷清靜夜 看祂含笑睡
遙遠處眾星笑笑 月朗見親切
在那冷清靜夜 誕生馬槽裡

牛叫了晚風叫了 弄醒聖嬰嘛
但見聖嬰靜靜 沒驚惶顫動
環抱我主牽引我 盡去我驚怕
陪我看旭日耀 暖風心懷送

求看顧盼主看顧 願與我緊靠
求愛眷不止息 作小孩友伴
求看顧盼主看顧 願永遠緊靠
能與你於天家 享歡欣圓滿

〈馬槽歌〉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 soul, are you weary and troubled?
No light in the darkness you see?
There's light for a look at the Savior,
And life more abundant and free!

Turn your eyes upon Jesus,
Look full in His wonderful face,
And the things of earth will grow strangely dim,
In the light of His glory and grace.

Through death into life everlasting
He passed, and we follow Him there;
O'er us sin no more hath dominion -
For more than conqu'rors we are!

His Word shall not fail you, He promised;
Believe Him, and all will be well;
Then go to a world that is dying,
His perfect salvation to tell!

"Turn your eyes upon Jesus"
Helen Howarth Lemmel, 1922

噢,我靈,你可困倦悶愁?
又似夜裡昏黑無光?
且仰望救主彰顯真光
燃亮這生活潑自由

就定睛基督聖臉
來注目看主愛妙奇
任世間諸般光影再爍眼
難及主榮耀恩典佳美(刻記)

復活榮耀歸救贖恩主
容我效法出死入生
看罪權毒鈎破敗失勢
憑藉主恩獲勝有餘

恩主話語應許永長存
凡信服主一生蒙福
當趨近望真世道沉淪
傳述救恩大愛完全

〈定睛基督聖臉〉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