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5 月 15 日。
  維基百科在這日期下,列出四宗香港大事:

  • 反修例運動至今近一年,監警會公布專題審視報告。
  • 612 金鐘衝突中,首位承認暴動罪的 21 歲示威者判囚四年。
  • 教育局要求考評局取消文憑試歷史科條引起爭議的試題。
  • 立法會主席引用《議事規則》第 92 條,指定財務委員會主席主持內會選舉主席。

  還有一宗。
  香港早年四大百貨公司之首先施賣盤染紅。

* * *

  先施百貨 1900 年創立,是香港首間華資百貨,首家店舖開設在皇后大道中 172 號。當年的先施有多項創舉,例如始創不二價。中國人向來信奉討價還價那一套,先施不容議價的規矩在那年頭肯定噱頭十足。
  有見百貨公司有利可圖,永安隨後在 1907 年開展百貨業務,店舖就在先施斜對面,皇后大道中 167 號。到了 1912 年,大新百貨開業,舖位在德輔道中 181-183 號。及至 1932 年,中華百貨啓業,位置也在皇后大道中。

  這四家百貨合稱「四大公司」。先施、永安和大新後來到上海大展拳腳,另與新新百貨並稱「後四大公司」1
  「四大公司」的局面大概維持了三十年吧。1968 年會德豐收購連卡佛,其後透過連卡佛收購中華百貨。1972 年,均隆收購大新。然而,其時百貨業卻迎來第二度輝煌歲月——日資百貨,而戰場也自中上環東遷至銅鑼灣。

* * *

  愛探究商號取名的典故。總覺得起名需要相當的功力,而名字也的確盛載了創辦人的寄望和心血。
  就好像紅頂商人胡雪巖為藥號取名慶餘堂。慶餘,出自《周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至於胡商人一生積善還是積惡,我說不上來,但他留下來的胡慶餘堂至今已近一百五十年,贏得「江南藥王」名號,自非浪得虛名。

  即使是「四大公司」,名字也有來歷。
  先說先施 Sincere。中英名字發音相近,意思也相彷。「先施」取自《中庸》「先施以誠」一語2,寄語:「經營之道,必先以誠施於人,而取信於人」,"Sincere" 就是誠懇。創辦人馬應彪是基督徒,公司名字也許還有「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意思。
  永安則較為樸實,寓意永遠安寧。
  大新百貨 The Sun,取「旭日初升,大展新猷」之意。
  上海的新新百貨出自《禮記.大學》:「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新新百貨 1926 年創立,晚於先施、永安,以新新為名,大有要他們比拼一下之意。

  話說回來,胡慶餘堂和先施在經營理念上還有共通之處。胡慶餘堂有「真不二價」橫匾,以「採辦務真,修制務精」為祖訓;先施也推鐵價不二。胡慶餘堂又有胡雪巖親書「戒欺」匾額,告誡後人「藥業關係性命,尤為萬不可欺」;先施的「先施以誠」、"Sincere",說的也是誠信。
  做生意要有誠信,童叟無欺。
  做人何嘗不是?

* * *

  這篇小文所記述的,自然未及四大公司事跡之一二。各家的歷史在維基百科裡都有條目分述,而《香港倒後鏡》網站、《Soldier 的世界》網站、鄭寶鴻著作《幾許風雨》、《香港華洋行業百年——工業與服務業篇》等也有若干篇幅。當然,網絡上更有讀之不盡的記述,除了四大公司的發跡奮鬥故事,延伸開去還有馬應彪支援孫中山起革命、與馬夫人推動女權、發起創辦香港基督教青年會和女青年會;永安第二代郭琳爽在抗戰時期力守上海永安,卻在新中國時期遭難;乃至四大百貨之間亦敵亦友的競爭,例如各自引入櫥窗、升降機、扶手電梯等新潮物事,四大的禮券可交換使用,蔡興、蔡昌兄弟創辦大新後,蔡興仍舊專注先施的發展……

* * *

  還有一宗。
  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逝世。

  2020 年 5 月 15 日,不一定比其他日子重要,卻因這幾件事而變得不平凡。
  一個星期後的今天,人大提請審議港版國安法。

參考資料:

  • 〈百年先施易主 細數本地四大百貨興盛沒落〉,香港 01,2020-05-16。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474047/
  • 鄭寶鴻.〈百貨公司〉,《松栢之聲》第 338 期,2005 年 10 月。http://www.thevoice.org.hk/v0338/021.htm
    鄭寶鴻是香港史專家,編著多本圖錄,以珍藏多年的明信片、相片、圖片,勾勒出香港這許多年來各行各業的發展、大街小巷的變遷,用圖像講述香港史。
  • 〈我們的品牌:百方糖醬〉,《香港故事》第 19 輯,香港電台,2012 年。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fBqGeyB9AE
    本集《香港故事》縷述先施百貨、太古糖廠、李錦記蠔油創業經過,故名百方糖醬。影片節錄先施百貨一段。
  • 《永安百貨一百周年紀念特刊》,2007 年。https://shop.wingon.hk/2413
  • 〈大新百貨公司與蔡氏家族(一)至(五)〉,《香港倒後鏡》。https://elevenstrokes.blogspot.com/2015/11/blog-post_28.html
    網站一如其名,回望香港歷史。文章都附有資料出處,作證作注,足見網主用心。
  • 〈初探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薄扶林道墳場(一)〉,《Soldier 的世界》,2015-05-20。 http://lausoldier.blogspot.com/2015/05/blog-post_20.html
    《Soldier 的世界》內容博雜,圖文並茂,香港歷史是其中一個主題。這篇文章記述馬、郭、蔡三大家族都安葬在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薄扶林道墳場。

註:

  1. 有報道指香港的中華百貨是上海的新新百貨,疑誤。新新百貨由先施舊部黃煥南、劉錫基等創辦,而中華百貨的資料雖然較少,但據知創辦人乃陳少霞。
  2. 找過網上好些網站,《中庸》並無「先施以誠」一語,只有「所求乎朋友先施之」一句,不過「誠」是《中庸》其中一個主題。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verwhelmed by love
Deeper than oceans, high as the heavens
Ever living God,
your love has rescued me

All my sin was laid
On your dear Son, your precious one
All my debt He paid
Great is Your love to me

No one could ever earn Your love
Your grace and mercy is free
Lord, these words are true
So is my love for You

"Overwhelmed By Love"
Noel Richard, 1994

深觸我靈
神大愛遼闊 盈溢我心
今天獲救拯
源自你滔滔愛

當天我罪尤
神讓愛兒承在兩肩
因祂淚血傾
還盡我千般債

無從藉拼搏得主愛
你厚賜眷佑憫憐
此刻獻我心
猶像你恩真確

〈我心盈溢〉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回提到劉紹銘教授在耄耋之年,仍然埋首翻譯 George Orwell 另一作品《動物農莊》,希望「借歐威爾再說一次這個恐怖惡勢力」,為反極權反專制多出一點力,「做得幾多就幾多」。
  我沒讀過《動物農莊》,但在上翻譯課時,老師以農莊的七誡做例子,認為不少中文譯本未能做到亦步亦趨。

* * *

  先引七誡:

  1. Whatever goes upon two legs is an enemy.
  2. Whatever goes upon four legs, or has wings, is a friend.
  3. No animal shall wear clothes.
  4. No animal shall sleep in a bed.
  5. No animal shall drink alcohol.
  6. No animal shall kill any other animal.
  7. All animals are equal.

  農莊的動物趕走了人類莊主之後,把動物主義濃縮成這七條誡命,以示人畜有別,又刻在牆上,提醒農莊的動物世代謹守。
  人類有靈魂能思考,加上用兩條腿走路而沒有翅膀,首四條就道出了人類和動物的區別;但同樣因為人類有靈魂能思考,故此出現了第五和第七條,為要杜絕幾乎只有在人類世界才會發生的事。至於第六條,或許未必適用於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大自然,但套用在農莊套用在寓言,箇中深意則不言而喻。

  故事繼續發展。

  一天,動物突然發現,他們可以睡在床上。
  又一天,動物突然發現,他們可以殺害其他動物。
  再一天,動物突然發現,他們可以喝酒。
  他們以為自己記錯了,於是跑去讀牆上的字:

  1. No animal shall sleep in a bed with sheets.
  2. No animal shall drink alcohol to excess.
  3. No animal shall kill any other animal without cause.

  他們真的記錯了。

* * *

  回到翻譯。
  老師說,誡命是刻在牆上的,要改,就只能在句末加字詞,但不少中譯沒有顧及這個鋪排,反而把字插在句中:

  1. 所有動物不得睡在有被鋪的床上。
  2. 所有動物不得喝過量的酒。
  3. 所有動物不得無故殺害其他動物。

  中文通順,但把改動這樣刻在牆上,就會留下竄改的痕跡。
  現在見到譯本,也會好奇地翻去這一兩處看看。趁著寫這篇小文,也試譯一下:

  1. 任何動物不得睡在床上蓋上被鋪
  2. 任何動物不得飲酒過度
  3. 任何動物不得殺害其他動物但事出無因

  如此增添,實非自然,但又無可如何。

* * *

  豬把竄改的字詞都放在句子後頭,顧全你面子,你不是記錯了,只是背漏了。
  可如今的世代呢?大剌剌的,要改就改。老子我你管得著?
  這不叫極權,這叫光明正大。

  (其實,故事到了最後,豬們索性把牆翻新,寫上新誡命,也是唯一一條誡命: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歐威爾老早就看透了。)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n the image of God, we were made long ago,
with the purpose divine, here his glory to show.
But we failed him one day, and like sheep went astray,
thinking not of the cost, we his likeness had lost.

But from eternity God had in mind
the work of Calvary, the lost to find.

From his heaven so broad, Christ came down earth to trod,
so that men might live again in the image of God.

Now that I have believed, and the Savior received;
now that I from the cry of my guilt am relieved.
I will live for my Lord, not for gain nor reward,
but for love, thinking of what His grace has restored.

I'll never comprehend Redemption's plan:
How Christ could condescend to die for men.

Such a Savior I'll praise to the end of my days,
as I upward onward trod in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Image Of God"
John W Peterson, 1966

原屬祂恩手創 形像竟爾相仿
上帝此中心意 要彰顯榮與耀
人頑梗 偏己意 歧路走 似迷羊
未會想何代價:誰願肖似上帝?

祂派救主基督於各各他——
自太初已立定——尋覓失喪

原在高天尊貴 成肉身 降人寰
令眾生能重活過 仍復肖似上帝

承認真心相信 承認主作我王
罪捆鎖今釋放 已得生命盼望
名利賞賜無求 唯獨恩惠靠賴
盡此生償大愛 長念救世妙諦

施救恩祂紆尊——超我所思
寧付性命代贖——誰又可以?

唯願一生一世 傳頌拯救作為
願我高峯提步上 形像更似上帝

〈肖我上帝〉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是人大了,近來愛看記人記事的文章。

  先是年多前,記起劉紹銘教授的《冰心在玉壺》。
  翻開書來,讀讀教授記的人物記的往事記的舊情。隨後忽發奇想,想收集他筆下的人物書寫,於是很努力地在網上找,居然給我搜集了百多篇,還做了個電子檔。

  然後是去年十二月,偶然知道了孔慧怡的《沒有感傷的回憶》簽書會。
  孔前輩原先只寫了兩篇憶舊文章刊在《城市文藝》裡,後來主編梅子著力邀稿,再有牛津林道群落力鼓勵,終於串起一段段《沒有感傷的回憶》。書中記錄了她與多位文學家的交往,個個都是文壇響噹噹的名字。出版社這樣簡介:

  書中記載的人和事,大多反映二十世紀後半葉的香港,現在回顧,那可以說是香港的黃金時代。本書所記的人物……無一不以其終身事業說明香港在特殊的歷史時空建造出來的特殊文化。每章的焦點人物身邊還有動人的小故事……是這樣的關係網編造了讓我們珍惜的香港。

  同樣是去年十二月,尉天驄教授過世。
  我本來不知道尉天驄是誰,是之前在搜集劉紹銘教授的文章時,讀到一篇記述逯耀東教授的札記,裡面見過尉天驄這名字。然後,又輾轉讀到他那篇〈江湖寥落那漢子〉。「那漢子」,是逯教授一連串「武俠文章」裡的主角,我多年前就曾為了這個系列而買了《窗外有棵相思》。
  那也只是聽過名字而已。直到尉教授過世,有報道提及他寫過《回首我們的年代》,追憶過眾多曾經相識相交相知的文友。在書前的話,他寫道:

  這樣一想,便覺得:在整個人世、整個歷史、整個從古到今的爭爭奪奪、殺殺砍砍、富貴貧賤的幻滅生死中,到頭來最讓人念念不忘的可能並不是那些名大位高人物的訓誡,而是一些看來微不足道的人與人間相互關懷的瑣事。它們是那那樣平凡地存在於我們的現實生活之中,卻又與我們的一言一行緊密地纏在一起,讓人無法擺脫得掉,而且,日子久了,便不知不覺地融入自己的血肉中,成為生命的養份和力量。

  這段話使我想起孔前輩在簽書會中同樣說過:生命裡遇見的人,認識的不認識的,也會令我們的生命起變化,可能是人生際遇,可能是處世態度。又如施牧師在證婚時,總愛叫一對新人轉身,看看一眾賓客:他們今天出現,是因為你們在不同的人生階段與他們相識,也正正因為他們的「介入」,才塑造成今天的你們。
  因著這一段書前的話,我的書櫃又添了一本書。

不帶感傷的回憶 | 回首我們的時代 | 窗外有棵相思

Y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